首页 > 风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王泉根

来源:山东学前教育网  投稿人:王慧敏  时间:2012-10-25  浏览次数:

 

1.jpg

        [人物小档案]王泉根,浙江上虞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终生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曾先后指导27名硕士生、11名博士生、1名博士后。独力承担或主持2项国家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3项国家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1项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主要著作有《现代中国儿童文学主潮》《儿童文学的审美指令》《中国姓氏的文化解析》等10种,其著作曾获国家图书奖提名奖(2001)、首届与第三届教育部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1995、2003)、曾宪梓教师奖(1997)、台湾“杨唤儿童文学特殊贡献奖”(1990)等。2003年应聘担任韩国汉城国民大学教授。
  儿童文学被安徒生称为“光荣的荆棘路”,儿童文学研究更是一条寂寞的荆棘路。在八九十年代涌现出来的儿童文学批评家中,王泉根先生拥有许多“第一”———他是我国第一批获得硕士学位的儿童文学方向的研究生;第一个儿童文学博士生导师;第一个因儿童文学理论获台湾“杨唤儿童文学特殊贡献奖”;其所著的《中国儿童文学现象研究》,在全国高校儿童文学教师中第一个获“全国高等学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
  喜欢以生肖属牛自勉的王泉根教授,为人厚道、朴实,一派谦谦学者之风。他是经历过上山下乡的那一代“老三届”,当过兵,做过火车司炉。近年来,他对现代儿童文学进行了艰苦的开掘性研究,为此他花费了大量时间与精力作儿童文学的资料整理,爬梳钩稽,考订评析,编选了总共150万字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文论选》和《中国当代儿童文学文论选》,为一个世纪的儿童文学理论和发展线索勾勒了一幅清晰图景,也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了检索方便。
  儿童文学研究在西方有很高的地位,美国数十所大学都设有儿童文学系,早就开始招收博士生。在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也正摆脱“灰姑娘”形象,高层次人才的培养也日益受到重视。王泉根教授说,儿童文学研究不是“小儿科”,它同样有着自己辽阔的艺术版图与研究领域,有着自己丰富的学术内涵和具有理性深度的学理层面,这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
  问:王教授您好!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当前我国儿童文学创作势头越来越好,作为一个长期从事儿童文学研究的学者,您对近几年的儿童文学创作和幼儿、少儿读物,有哪些独特的感受和理解?
  王泉根教授(以下简称王):儿童的成长需要三种“食品”:一是饮食营养;二是爱和情感;三是大脑的食品,即精神食粮———少儿读物。少儿读物关系着民族未来一代的生命精神与国民素质。鲁迅说得很明白:“童年的情况,便是将来的命运。”90年代以来,我国少儿读物的创作、出版呈现出空前繁荣、活跃的景观。虽然内地的儿童文学势头开始呈上升趋势,但我对近几年的儿童文学,包抱少儿读物还是要提出批评。我认为儿童文学以及少儿读物存在“四多四少”现象:第一,引进多、本土创作少。尤其从《哈利•波特》《鸡皮疙瘩》开始大量地引进之后,出现了一窝蜂的现象,有的出版社甚至成立了版权引进之类的机构。引进当然非常必要,国外的很多东西确实值得我们借鉴,但引进太多势必会对本土创作造成一定冲击。我们有些新作家要出版自己的书很困难,出版社只出版那些有了一定影响力的作家的书。引进图书看好的是国外畅销书周期短、见效快、成本少,所以大家都愿意做。但要培养一个新的作家,要使他的书得到市场认可,需要投入很多,甚至还存在风险。第二,跟风多,原创少。跟风有很多方面,比如说,一本书已经很畅销了,大家都千方百计地要与它拉关系。《哈利•波特》不错,于是我们的作家纷纷写巫师的、魔幻的,标明是“中国的哈利•波特”,甚至封面设计都与它差不多。跟风表明缺乏自信。另外一种跟风是一个作家已经成熟了、畅销了,许多出版社就纷纷去抢购他的创作资源。这也是一种跟风,自己培养不出一个作家,就把人家已经包装好的拿来,这往往会影响一个作家的创作潜质和创作质量。第三是,城市多、农村少。我国城乡、地区、东西部之间差异很大,而现在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都是都市少年儿童生活的反映,讲的都是生活很优越的城市小孩的生活。但实际上我们今天还有很大一部分小孩连吃饭都还成问题。从创作来说,我们真正写农村的、写底层的很少,至于写下岗子女、进城务工的农民子女的几乎是零。出版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出版的套书、豪华书、礼品书等等,恐怕农村小孩都买不起。第四是,生产多,推广少。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缺乏儿童文学、儿童读物的社会化推广与应用。不要说一般家长不知道如何为孩子选书、讲书、亲子共读一本书,即使是从大学中文系、教育系毕业的也几乎一片茫然、绝大多数中小学教师尤其语文教师几乎不知道儿童文学为何物,讲不清童话,搞不懂童书,分不清科幻。这里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一个根本的原因是:高校中文系、教育系普遍不开设儿童文学课程,从而造成学生知识结构的残缺,当他们走上社会,尤其是当他们成为中小学教师时自然不会做、也没有能力做儿童文学的推广工作了,而广大中小学生正是儿童文学的主体接受者。于是,儿童文学、儿童读物的生产与消费之间就产生了严重的阻滞、脱节。我们也正在做一个课题——“儿童文学的社会化推广”,儿童文学的社会化推广也是一个社会性的系统工程,但是对于我们儿童文学教师来说特别需要投入。
  问:关于亲子共读,现在幼儿园和许多家长还是十分重视的,您谈谈这个话题好吗?您给读者朋友推荐一些适合亲子共读的儿童文学作品好吗?
  王:在电脑网络、多元传媒的今天,安徒生与他创造的童话,以及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获奖作品,对于全人类的儿童有着深刻的意义。世界儿童文学所高扬的对真、善、美的歌颂,对光明与和平的向往,对善良、博爱、正义、道德、幸福的肯定,对弱势群体(妇女与儿童正是这样的群体)的关爱,对自然万物充满诗意的描写与赞美,对创新、幻想、浪漫、力量的刻绘……都是我们这个世界所需要的、特别是需要向下一代所传递的基本文化精神。
  成长是儿童永远的梦。成长是一个过程。成长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问题”,尤其是心理方面的。不要以为现代社会只有劳心累形的成人才会有心理问题,什么功名利禄位势权尊升降得失成功失败等等,其实小孩子也有自己的心理问题。心理学研究表明,儿童的心理问题虽然“微小”,但如不及时化解、引导,就会影响到儿童当下的心理发展状况,甚至影响到儿童未来的成长与成才。如何积极主动地引导儿童所面临的心理问题,化解负面情绪,自主地摆脱困境,不但是家长“育儿”也是教师“育人”的重要课题。儿童尤其是幼儿毕竟年纪幼小,不要说自动减负、消除心理压力,甚至连倾诉自己心理问题的表达能力也很成问题。这就给我们的家长和教师出了一道难题:如何把握儿童的心理问题?如何积极有效地加以防范与引导?令人欣慰的是,明天出版社最近精心制作、出版的一套《小企鹅心灵成长故事》丛书,为适时地帮助人们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很有创意与价值的参考。这是一套低幼类图画故事丛书,图文并茂,适合亲子共读。不要把心理学看得高深莫测,其实儿童经常爱问的“我是谁生的?”“我为什么是我”这些盘旋于孩子心中的“大问题”本身就是哲学、心理学。著名作家林语堂的女儿小时候就曾写过一篇《为什么我就是我》的文章来表达心中的困惑:为什么我不是大象呢?为什么我是林语堂的女儿呢?谁决定了我做女孩子呢?孩子心中的这些疑问正是心理学与哲学所要探讨的大问题。挪威作家贾德以儿童文学形式撰写的哲学史《苏菲的世界》轰动全球,其读者主要是少年儿童,这说明少年儿童一样有哲学兴趣。《小企鹅心灵成长故事》从儿童实际生活经常遇到的“困惑”中筛选出相关的心理问题,以艺术的形式为儿童心理健康教育提供了很好的资源。这些问题有:角色问题、挫折问题、孤独问题、交友问题、互助问题等,集中起来都是有关儿童社会化进程中的心理问题。小朋友人际交往中的心理问题,又何尝不是我们成年人的心理问题,我相信,当父母和孩子、教师和学生坐在一起“亲子共读”《小企鹅心灵成长故事》时,获益的不仅是小朋友,也有我们成人自己。
  对于幼儿园的孩子和小学低年级的孩子来说,儿歌、童诗和童话,是他们开启语言之门,培养文字感悟能力的最好媒介。儿歌、童诗短小精悍,适于诵读,往往成为许多老师和家长给孩子进行文学教育和艺术教育的首选材料。我们应当在幼儿园、中小学校大力推行诗教,让儿童诗、科学诗歌、朗诵诗占领校园,让学校响彻诗的韵律与节奏。一个小孩子从小受到诗的熏陶,可以使感情世界丰富多彩,善解人意,与人和谐相处。一个人如果从小就学会了欣赏诗,就会欣赏其他文学样式,以至其他艺术形式。鲁讯先生在《我们怎样做父亲》一文中就说过:“现在的子是将来的父。”儿童是我们祖国的接班人,是我们世界的希望,是我们人类的未来,呵护儿童,不但需要给他们提供很好的生活条件、教育条件,还需要我们为建构他们美好的精神世界而尽心尽力。儿童诗歌是一个很美的世界,是儿童最需要的精神食粮之一,希望每一位家长和老师,多向小朋友推荐好的童诗,多引导小朋友走进童诗世界,多和小朋友一起来欣赏童诗的美,领悟童诗的美。这样,你会发现,小朋友们在多读好的童诗之后,他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他们人格更加健全,他们的精神世界更加迷人,他们会变得更加善良、聪慧,变得更加阳光、快乐。
  问:作为儿童文学研究的专家,您认为当前和下一步儿童文学研究的主要问题和方向是什么?
  王:儿童文学需要做的事实在太多。我们需要研究电脑网络、卡通读物、多元传媒、教育变革、现代人的生存困境与焦虑等诸多文化现象、社会现象对儿童文学及其整个儿童读物的创作、传播、接受等的冲击与影响;研究在这些影响下所必然发生的少年儿童生命状态的变化及其对儿童文学价值承诺、审美目标的新的嬗变与需求;研究为适应这种变化与需要的新世纪儿童文学的新特点、新内容、新形式以及适应不同年龄阶段少年儿童接受机制的多层次儿童文学(幼年文学——童年文学——少年文学)独特的艺术规律与价值功能;研究新世纪儿童的人学尺度、美学判断、生态环境以及如何进一步拓展思路,促进儿童文学业与社会、历史、网络、各种艺术形式的结合中获得更为广泛的发展与艺术生命力;特别要研究儿童文学在保护地球母亲、拯救生态环境、营造绿色文化的世纪行动中,如何有所作为,把一个和平、绿色、充满蓬勃生机的地球还给儿童。
  路漫漫其修远兮,祝愿王泉根先生在“光荣的荆棘路”上“披荆斩棘”,走出一道道美丽的风景,播种希望,收获未来!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论坛共享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学前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32427号-2   鲁教科函[2014]1号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胜利大街39号 技术支持:山东明天传媒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