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潘洁

来源:山东学前教育网  投稿人:王慧敏  时间:2012-10-25  浏览次数:

2.jpg


        [人物小档案]潘洁,1935年生,教授。1956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幼教系,曾任上海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校长,先后在南京师范学院和华东师范大学从事心理学和学前教育的教学和研究工作40余年。著有《儿童智力发展与评估》、《创造性思维》、《大学生心理发展和教育》等。发表有关大学生、中学生及幼儿发散性思维研究多篇论文,在幼儿教育的理论和研究方面也有论文近百篇。现任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教育学会幼教专业委员会主任。
  我国对于儿童的研究与国外相比,还相差很远。当前,大量的引用引进国外的东西过泛过多,本土的优秀的东西反而被挤到冷清的角落里,这是很令人担忧的。我们应加强对儿童的研究,不要总是强调“人力、物力、财力”的条件不好,最关键的是要有潜心研究的兴趣和目标,更要耐得住寂寞,并时时绷紧社会责任感和民族发展观这根弦。
                        ———潘洁
  问:潘教授您好!当前幼儿园课程和教材问题是大家关注和探讨的热点问题之一,请您先聊聊这方面的话题好吗?
  潘洁教授(以下简称潘):在全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影响下,幼儿园课程也走向“以目标的发展性、内容的丰富性、方法的多样性和评价的实践性”为特征的多元、开放的改革之路。人们期望改革后的课程,幼儿不再只是课程的受体,而是课程的主体。尤其自《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试行)(简称新《纲要》)》颁发以来,幼教界掀起了学习新《纲要》,贯彻落实新《纲要》,进一步改革幼儿园课程以提高教育质量的热潮。我们知道,新《纲要》的“新”,最主要的不在于它刚刚颁布,而在于它带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纲要》作为一个课程文件,对课程的几个基本问题“为什么而教(目标问题)”、“教什么(内容问题)”以及“怎样教(教学策略问题)”均高屋建瓴地给出了符合时代精神的新答案,集中体现了新的教育观。
  应对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的机遇和挑战,基础教育的课程改革越来越向纵深发展,作为基础教育一部分的幼儿教育课程改革也不例外。20世纪的确是儿童的世纪,21世纪将是以儿童发展为本的教育的世纪。当前幼儿园课程将以建构为核心,使幼儿成为课程的主体,使学前教育课程真正成为儿童的课程。从现代的儿童发展观、学习观、课程观和教育观出发,构思创建一种能使幼儿真正成为课程主体的幼儿园课程,是新世纪对优质幼儿教育追求的热切期望;是以“儿童发展为本”的教育理念得到实现的重要课题;更是每一个学前教育工作者应承担的责任。目前,一方面显现出幼儿园课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探讨发展趋势,另一方面也由于幼儿园课程的开放不统一性,使得鱼龙混杂,给幼儿园选择课程教材带来了诸多烦忧,这也是很现实的问题。这是发展中必然出现的问题,相信随着人们对优质幼儿教育课程认识的逐步提高,随着国家对幼儿园课程教材研究和管理的日趋科学和规范化,这个问题会逐步解决。
  “没有最好的课程,只有更好的课程。”我们深信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的进步,实践的反思和总结,一定能使更好的课程变得更好。
  问:目前,早期教育越来越“热”,各式各样的幼儿少儿兴趣特长班更是炙手可热,您对此是怎么看待的?
  潘:重视人的早期教育已是世界趋势。目前关于早期发展重要性的研究和科学证据是前所未有的。这不仅仅是教育者的观点,还是其他许多学科共同研究的结果。这是一个关注新研究,尤其是脑科学研究的时代。人生最初6年之所以关键,不仅因为此时大脑发展处于敏感时期,而且因为儿童在此阶段形成了最初的积极的或消极的社会行为习惯。同时,重要的是,我们还需要对形成了消极行为模式的幼儿以帮助。我们已明确地意识到,对这些孩子的帮助必须及早进行。我国的早期教育形势其实不容乐观。农村的早期教育是非常薄弱的,城市里的“早期教育热”也大多是“炒作”现象,从整体而言,对科学的早期教育的重视还差得相当远。当然,由于我国独生子女的社会背景,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期望和心情是很正常的,可以理解的。目前市场上的宣传是多种多样的,“放任自流、自然成长”和“期望过高、拔苗助长”两个极端现象很严重。这都不符合孩子成长的规律。大多数家长是按照自己的希望要求和兴趣来给孩子报各式各样的培训班,并没有尊重孩子的愿望,或者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孩子。比如一个很简单的现象:有些孩子本来就是内在气质的性格特征,家长非要认为活泼开朗好,于是就千方百计想改变。有些老师也过分关注偏爱声音大、爱表现的孩子。其实,随着科学对人的研究的不断深入,各种气质性格都有优缺点,不分好坏。内向气质性格的人善于倾听,注意个别对待,扬长避短,容易培养成研究型人才。因此,顺应遗传规律、教育规律、人才成长规律,了解孩子,尊重孩子,给孩子提供和创设最好的成长环境是最重要的。
  问:您从事幼教研究和教学多年,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潘:感受最深的有两点:一是我国应加强对于儿童的研究。与国外相比,我们国家对儿童的研究无论深度、广度还都有很大的差距。我觉得主要要耐得住寂寞,不过多在乎“人力、物力、财力”的客观条件,要潜下心来像皮亚杰、蒙台梭利、苏霍姆林斯基等一样做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实践研究,像我们的前辈陶行知、陈鹤琴先生那样注重民族化、本土化教育研究。二是国外好的东西借鉴过来以后一定要讲究使其“本土化、中国化”。比如“蒙台梭利”教学法现在很热很流行,就存在着一个教育内容和班级组织形式的“本土化、中国化”问题。这个问题,可以专门作为课题来研究。
  愉快的采访已然结束,但潘教授倾情幼教的深情话语时时萦绕心间,她几十年潜心研究的实践探索精神,更令我肃然起敬,并逐渐变成努力为孩子工作的力量,相信也会给幼教同仁和读者朋友以深刻启迪!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论坛共享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学前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32427号-2   鲁教科函[2014]1号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胜利大街39号 技术支持:山东明天传媒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