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采展示 > 人物茶座 > 正文

孙岩

来源:山东学前教育网  投稿人:王慧敏  时间:2012-10-25  浏览次数:

  [编者按]
  因为“小孩子,他细小的身躯里,含着伟大的灵魂”
  因为“小孩子,曾经活在我们所有的希望和爱情里,曾经活在我们的生命里”
  因为“小孩子使我们年轻、快乐,使我们坚韧、执著,使我们博爱、和平”
  更因为“小孩子的事业是根的事业,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希望”
  当然,也许仅仅因为一种生命的爱的本能……
  许许多多的人,执著于孩子的事业,用自己的爱心、青春、热情、智慧和才干,谱写了和谱写着一曲曲探索之歌,奉献之歌,爱之歌,把整个心灵都献给了孩子们。他们当中,有享誉国内外的儿童教育专家、儿童文学作家、学者、教授、科学家、传媒工作者、行政工作者,更有诸多默默无闻、平凡而伟大的一线园长、老师……
  “人物茶座”栏目,就是从他们的人生阅历、理想追求、社会价值观念等方面,采撷一朵朵“经验之花”“智慧之花”“爱之花”,使我们的幼教百花园更加姹紫嫣红,芳香远播!
  本栏目欢迎参与讨论交流,可发E-mail至rwcz2005@163.com
          头顶一个天,
          脚踏一方土。
          风雨中你昂起头,
          冰雪压不服。
          好大一棵树,
          任你狂风呼,
          绿叶中留下多少故事,
          有乐也有苦,
          撒给大地多少绿阴,
          那是爱的音符。
          好大一棵树,
          绿色的祝福,
          你的胸怀在蓝天,
          深情藏沃土。
                     ———亦为题记

1.jpg

        [人物小档案]孙岩,1919年生于河南开封。文革后第一任教育部普教司幼教、特教处处长,曾任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中国委员会主席、名誉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幼儿教育研究会、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理事长、名誉理事长,《学前教育研究》主编、社长。主编《我们的足迹》、《中华人民共和国幼儿教育重要文献汇编》等。
  我是在2004年9月24日上午拜访到孙岩先生的。因为已经通了两次电话,所以她一见面便称呼我小王,亲切地拉我在沙发上坐下,亲自倒了一杯水递给我,还端上一盘夹糖核桃仁让我品尝,使已经在北京奔波了好几天的我有一种回到家的温馨的感觉。孙老装扮得素雅、利落,尤其头发梳理得格外精致,那精神矍铄、兴致勃勃的样子,使你根本感觉不出她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反而受她的情绪感染,也轻松愉快起来。我把名片递给孙老,并把要采访的基本意图说了说,她马上便想起我们《幼教园地》的李海燕主任和黄玮老师,让我回去代问她俩好,还问黄玮主持的《大头娃》情况怎样。我一一答应着,为孙老如此好的记忆力颇感欣慰的同时,更为她心中装着我们的刊物,关心我们的同事而深深感动。因为我知道孙老一直很忙,昨天晚上还审阅几十位幼教专家关于幼儿安全问题联名写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不断的有来访来电,也要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议……正说着话,深圳一所幼儿园的园长来了电话,孙老歉意的让我稍等,只听她在电话里说着:“我也很想你们,我身体挺好的,不用挂念我,你们的方案我看过了,很不错。”孙老一生执著于幼教事业,足迹几乎踏遍全国各地的幼儿园,她以平易谦和、宽厚仁爱的人格魅力和执著认真、创新奉献的敬业精神,赢得了领导专家们的敬重和园长老师们的爱戴。
  孙老怕我耽误下午的火车,便先把我需要的资料图片整理好给我,关掉电话,饶有兴致的和我聊起了她的幼教人生。
  (一)“我是自己特别喜欢幼教工作的”
  “从事幼儿教育工作,有的是自己特别喜欢,有的是阴差阳错命运的安排,有的是服从组织分配,当然也有的是为了一种生存需要。起初的情形虽然不尽相同,但大多数最终喜欢上甚至迷恋上了这项工作,并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精神追求,事业理想。为什么呢?因为为孩子们做事,同孩子们在一起,的确有无尽的乐与苦,有着局外人体会不到的吸引力。我是那种自己特别喜欢幼教工作的人,尽管绕了好多弯儿,但最终还是绕到幼教上来了!”孙老说着,自豪爽朗地笑起来。她思路极为清晰,甚至能讲出某年某月某日发生了什么事,她说道:“当年我历尽诸多坎坷到达延安,得以在陕北公学学习,1938年1月入党,被送到中央马列学院三班学习,毕业后在陕甘宁边区教育厅编审科工作,之后到米脂女校当了三年小学教师。1940年与同在马列学院学习的林默涵先生结婚,第二年有了我们的女儿。也就在那时,我的工作特别繁忙,深切地体会到女性的辛苦,体会到处理好照顾教育孩子和工作关系的十分的必要性,自那以后,从事托幼教育工作的强烈愿望便在我内心深处扎下了根。但是,愿望的实现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我更是一波多折。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到重庆新华日报工作一年,辗转上海,后在香港《群众周刊》杂志社工作,这份杂志是我们党对外的一份宣传刊物,一呆就是三年。解放后调回北京,当时康克清同志要求我到妇联工作,我为了深埋于心灵深处的愿望,执意要求到一线做托幼工作。经组织批准,我到了当时的中央托儿所任职六年。1955年,到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专业脱产进修了两年,聆听了前苏联专家戈林纳和马诺依连卡的经典讲座。毕业之后先后任北京幼儿师范学校校长、书记,师大女附中校长、书记,北京市教育局中教处处长等职。文革期间,我被迫到陕西的临汾、屯刘农村劳动改造,耽误了十年宝贵时间,直到1977年底,我被彻底平反后,感觉不能再等待了,写信执意请求到教育部做幼教工作。1978年4月,我终于如愿以偿,尽管此时已经58岁了,可仍然觉得我生命的春天来了!”说到这里,孙老似乎有些激动,手有些微微颤抖,我连忙给她倒了一杯水,随便说了几句别的,我的心似乎也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是的,春天来了,理想的花开始慢慢绽放!
  (二)“我必须无愧于我的岗位,无愧于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孙岩先生任中央教育部幼教、特教处处长后,面对遭受严重破坏的祖国幼儿教育事业,她决心拨乱反正,为尽快恢复幼儿教育,她下大力气抓了三件大事:组织召开了“全国托幼工作会议”;参与制定了《城市幼儿园工作条例》(试行)、《幼儿园教育纲要》(试行);并主持出版了我国第一套“统编”《幼儿教材》(教师用书)7种9册,对提高保教质量,促进我国幼儿教育的规范化,科学化起了重要作用。此间,还曾访问朝鲜、缅甸等国,赴法、日等国和香港地区参加国际会议,推动了我国与世界幼教同行的交流。
  “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着花”。退休以后,孙岩先生依旧为幼教事业奔波忙碌着。她和一些老幼教工作者一起倡议并组建了“中国幼儿教育研究会”,1985年,高龄之年的孙老任该会理事长,在她的主持下,研究会广泛而深入地开展工作,对活跃学术、提高幼教队伍水平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1986年,在她的多方努力下,“中国幼儿教育研究会”加入了“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同年,她主持创办了研究会会刊《学前教育研究》,亲任主编、社长。1992年,在她的积极努力下,“中国幼儿教育研究会”被正式批准为国家一级学会,并更名为“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1999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庆祝新中国幼儿教育事业发展50年暨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成立20周年”的双庆大会上,孙岩先生把她主持编写的《我们的足迹———中国学前教育20年资料汇编》奉献给了广大幼教工作者,并做了题为“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的主题报告。2003年10月15日,孙岩先生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庆祝中国百年幼教纪念大会。
  她的确无愧于她的岗位,无愧于时代赋予她的光荣使命。为表彰她为幼教事业做出的杰出贡献,1989年中国教育学会授予她“先进工作者”称号,1990年中国福利会授予她第五届幼教事业“樟树奖”,1991年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授予她“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奖”、1995年教育部授予她“全国教育系统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奖”。2000年荣获第二届“中国内藤七朗国际育儿奖”。
  采访接近尾声,我恳请孙老对《幼教园地》提些宝贵意见和建议,她首先肯定了我们的栏目越来越灵活,内容越来越贴近家长和老师,孙老建议我们开辟一个“百年幼教”专栏,介绍一下世界学前教育组织和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的发展情况,每期介绍一下幼教发展史上的关键重大的活动,以及著名幼儿教育专家像陶行知、张雪门、陈鹤琴的教育思想等等,薪火相传,继往开来,开阔视野,增强民族自豪感和责任感!
  难怪孙老被爱戴她的幼教同行们称为“幼教常青树”,她的心里永远装着孩子,永远装着祖国的幼教事业,正如一首歌中唱的“好大一棵树,绿色的祝福,撒给大地多少绿阴,那是爱的音符!”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论坛共享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广告业务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sdchil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山东学前教育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32427号-2   鲁教科函[2014]1号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胜利大街39号 技术支持:山东明天传媒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