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垂髫嬉戏怡然间 自有离离葳蕤来——游戏点亮童年

作者: 赵韵来源:烟台市牟平区华鹰杰座幼儿园 时间:2017-06-21点击:

   我的女儿娇娇出生之前,家里一直养着两只小猫。那时候小家伙在我肚皮里面睡觉,两只猫卧在肚皮外面睡觉,从生命初期就建立起了跨种族的友谊。两只小猫陪着娇娇一起长大,常在娇娇面前追逐打闹、互相扑咬,玩得不亦乐乎。有一次,娇娇指着正扭打成一团的两只猫,问我:“妈妈,它们为什么要打架?”我以前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娇娇问出口后,我默默搜肠刮肚了一番,突然想起来以前看《动物世界》的时候,里面介绍说,幼儿时期的小豹子通过互相扑咬的游戏来练习捕猎的技巧,为它们日后成为强悍的捕猎者奠定基础。在我斟酌着向娇娇解释了猫咪们打着玩是因为能从玩闹中学会抓老鼠的技巧时,娇娇已经把这个问题抛之脑后,转而热情又专注地搭起了积木。看着她认真的表情,我忍不住地笑,这不就是只从玩乐中学技巧的小猫咪吗?

  南宋文臣范成大在《四时田园杂兴》中写道,“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阴学种瓜”,人类和小猫小豹一样,也是从小通过游戏来模仿成人的行为,从中学习,并享受学习的快乐。可以说,游戏对于儿童来说,是一种创造性、自主性开发智力和提高能力的重要途径。就如高尔基所说,“儿童通过游戏,非常简单,非常容易地去认识周围的世界”。本该是符合孩子天性、且对孩子健康成长必不可少的游戏和玩乐,我们却在现如今的社会育儿氛围中看到许多敌对游戏的观点:“玩物丧志”,“天天在外面疯玩,哪有空学ABC人之初?” “现在幼升小都要考100以内加减法和英语了,还玩呐,哪来的底气玩啊?”“赶紧回家学习去!把手上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飞机模型给我扔了!”

  于是乎,我们见证了一批又一批小小年纪就戴上眼镜、小小年纪就死气沉沉坐在书桌前学习的孩子诞生,也毫无悬念地,目睹了一件又一件“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历史重复。这些现象的产生,纠其根源,起因纷繁复杂,和资源不足导致竞争加剧的国情有关,具有特定时代背景的烙印。但其中最不可忽视的一个主观原因在于,现在的许多父母,误解了“玩乐”、“游戏”背后的正面影响和积极意义。

  尹建莉在《好妈妈胜过好老师》系列中写到,为了教女儿圆圆学数学,一开始她采用了最简单的数手指、反复学的办法,很快就遭遇女儿厌弃,不肯再学了。她发现这种枯燥的教学办法只会加深孩子对学习的压力感和厌恶感,不是长久之法,于是她换了个办法。她利用圆圆对小卖部的兴趣,在自己家里开起了小卖部,和圆圆一起角色扮演,一个当老板卖东西,一个当顾客买东西,并在买卖东西的过程中,逐渐让圆圆边玩边学,快乐轻松地学会了简单的加减乘除。没有哭闹斥骂,没有伤筋动骨,一个简单的游戏,就解决了孩子学数学的难题。

  由此可见,我的女儿娇娇在同龄的孩子们都开始背诵唐诗、学习英文字母的时候,依旧没心没肺地和家里的猫咪玩成一团。也许会有人说,我们做父母的这么不上心,任由孩子和宠物玩闹,会“玩物丧志”,会“输在起跑线上”。然而,我在娇娇和猫咪们的互动里,看到她从仗着自己力气大、体型大,欺负“哥哥”们,到懂得不要伤害自己的玩伴,关心自己的玩伴,用一颗仁善之心,对待比自己弱小的生物。拥有了这样一颗为别人着想的仁善之心,想必娇娇长大后也会善待周围的人,善待这个世界的黑暗与不公。我想,这已经是诗词和字母无法比拟的所得了。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