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无宽容,不教育

作者:王开东来源:新校长传媒时间:2015-10-09点击:

QQ截图20150909101245.jpg

  导读

  任何时候,教育者都应该宽容,孩子是在犯错中成长的。孩子犯错,上帝都会原谅的。我越来越觉得最优秀的老师都有慈悲之心。

  作为教师,假如不能做到慈悲为怀,那么至少可以宽容一点点。

  很喜欢托尔斯泰的小说《太贵了》,这个小说简直太妩媚了,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想起它。

  地中海有一个弹丸小国华纳哥,几年前很偶然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法官认真审理之后,判处犯人斩刑,国王也批了。但是问题来了。这个小国从来没有死刑犯,自然也没有断头机,没有刽子手。最后国王决定向法国政府借一台断头机和行刑专家,但法国居然索要16000法郎,国王很踌躇,说:“那个可怜的家伙值不了这么多钱呀!”

  于是,国王召集了一次国务会议。再三商量能不能办得节省点儿。比方说弄个士兵将就点儿把事儿给办了。但士兵们谁也不愿干。

  大臣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把死刑改为无期徒刑。这样做,既可以显示国王的宽宏大量,又可以节约开支。

  然而,一年后国王发现,要派专人看守那个犯人,还要管犯人的饭,一年就是六百多法郎。国王召见了大臣,对他们说:“你们总得想个省钱的办法来处置这个流氓才好,现在这个办法太费钱了。”

  大臣们主张撤掉看守,减少费用,最好是让那家伙逃掉。但那个犯人没有一丁点儿要逃的意思。他自己到御膳房去打饭,再回到房中,第二天依然如此。

  司法大臣把他找过来,和他说,“没有人看着你了,你想到哪儿就可以去哪儿。”

  犯人回答说:“你们给我判了死刑,就该把我处决,毁了我的名声,我还能到哪里去呢,反正我是不走的!”

  大臣们又紧急召开会议。左商量右考虑,唯一打发他的办法是给他一笔养老金。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他领到预付给他的三分之一年金,离开这个王国,在国境线那边买了一小块土地,种菜度日,过着舒舒坦坦的日子。

  他总是准时去华纳哥领养老金,拿到钱,就到赌桌上去赌上两三法郎,有时赢,有时输,然后回家。他安分守己,日子过得挺好。

  这个惊人的故事,韵味悠长,给我留下不灭的印象。

  一个死刑犯留下了一颗人头,从此过着淳朴的生活,世界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坏。当然,国王和大臣只是觉得“太贵了”没有处决他,但事实上却宽恕了他。

  用宽恕的方式却拯救了一个人,那么,用血的方式惩罚是不是也“太贵了”呢?

  可是,我们的教育中,宽容几乎绝迹了。教育越来越急功近利,皮鞋和草鞋就挂在校园的大门旁,触目惊心。应试竞争的口号,杀气腾腾——死湫,往死里湫!多考一分,干掉千人!抓高考要抓出血来!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用损坏健康的方式,用毁坏心灵的手段,甚至是泯灭亲情的途径,然后,获得一点血和肮脏的成绩,这又有什么意思呢?某省某年高考作文,写“战胜挫折”,居然有近三分之一的孩子,直接把自己的父母给灭了,说自己双亲死了,自己如何战胜苦难,从逆境中走出来。文以载道,这样的作文还有一丝一毫的道义吗?我还亲眼看到一个孩子的高考励志格言:为成凌云志,父母皆可杀。

  先成人,后成才啊。人都不是,怎么能够成人才?就算是人才,也只是危险的人才,与他人、社会和国家何益?

  多年来,我理解孩子,宽容对待孩子,我让他们慢一点,再慢一点,如果不会,我会继续教,直到他们会为止。我还会告诉孩子,就算他们永远不会,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不会下地狱。而且这地方不会,别的地方很可能就很会,东方不亮西方亮。

  为什么要让所有的孩子都超级优秀呢?

  事实上也不大可能。很多学校都给老师创造学习机会,鼓励老师们专业发展,压担子、指路子、搭台子;但真正走上专业发展的老师不还是凤毛麟角?己所不能,勿施于人。一两的身教大于一吨的言传,自己甘于平庸,却告诉我们的孩子一定要拒绝平庸,超越自我,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我告诉我的孩子们,你们有选择优秀的权力,也有选择不优秀的权力。我不强求,也不逼迫。了解不想优秀孩子所思所想,给他们指明新的方向;帮助希图优秀的孩子们增加能量,让他们独自上场。

  事实上,尽管我一直这样宣传,却没有一个孩子愿意放弃优秀。但有了这样一个过程,就全然不同了。你理解他,给了他选择的自由,他是在价值澄清之后,勇敢地选择追求优秀的道路,那么,他就会自发努力,承担选择的责任。在这种选择中,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被忽视的孩子,而是一个有担当的公民。

  为什么一定要理解和宽容呢?因为宽容,能够给孩子最大的安全感,而安全感则是教育能够发生最根本的保障。研究发现,金字塔不可能是奴隶建成的,只能是欢快的自由民才能建成,高压之下的奴隶、没有安全感的奴隶是绝对没有创造力的,学生也是。

  很多年前,美国波特兰小学的一堂体育课,就是最好的例证。

  那节体育课,老师在教4年级的孩子练习跳高。先是讲解、示范,然后是学生一个个实践。

  有个孩子名叫福斯贝里,因为开小差,他根本没有听老师讲解和示范跳高动作,轮到他的时候,他胡乱一跳,竟然连滚带爬的滚了过去。

  同学们哄堂大笑!福斯贝里也涨红了脸。

  这个伟大的老师,既温和又宽容,他不但没有批评福斯贝里没有听讲,反而夸赞了他独特的跳法,认为这种跳法很有创意。老师鼓励他,让他再来一次,福斯贝里居然又滚了过去。

  老师感到非常惊奇,业余时间,带着福斯贝里训练,帮助他不断完善这种跳法,福斯贝里跳得越来越高。

  1968年,在墨西哥城举行的第19届奥运会上,福斯贝里以独特的背越式过杆姿势跳过了2.24米高度,打破了奥运会纪录,勇夺金牌。这个姿势叫做“背越式”,又叫“福斯贝里式”。

  背越式,是人类跳高史上最重大的改革,成了国际跳高最正确的选择。

  我在想,假如当初福斯贝里的老师狠狠批评了他、讽刺、挖苦、罚站、揪耳朵,然后,用老师示范的方式重练100遍,其结果会怎样?

  也许又一个孩子的心理坍塌了,从此患上了恐高症,所有的创造性都熄灭了,并且永远不可能找回来。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