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美食一条街》游戏活动案例

作者:赵丽红来源:滨州市博兴县实验小学幼儿园 时间:2019-01-04点击:

  写在前面:

  我们的学习终其最终目标就是要完成人的社会化,学会生存,学会好好生活。幼儿阶段是社会化的最初阶段,幼儿在与环境及成人的相互接触中,通过学习和实际感受,逐渐从自然人向社会人转变。在幼儿眼中,一切皆是游戏。我们为孩子提供的也应该是幼儿能够自主参与的环境,这些游戏也应该是来自真实生活的游戏。基于此,我们经过长期的思考与设想,为孩子们打造了一个游戏场:《美食一条街》。吃吃玩玩对幼儿来说是比较熟悉也似曾相识的情景,幼儿的已有经验奠定了游戏的基础,形成了孩子自主游戏场,促进了幼儿社会情感的建立及社会化的转化。

  游戏活动的前奏曲:

  《美食一条街》活动并非一日所成。这是一个假设的情景游戏,其活动的开展经历了前期经验的铺垫——从小班开始,孩子们的小手就在探索用超轻黏土创造一个个的物品:糖葫芦串、甜甜圈、小麻花……到棒棒糖、汉堡包……,还开展过包粽子、包饺子等真实情景的生活活动,这一系列活动的实施为孩子《美食一条街》奠定了“物质”基础。此外,孩子们的实践活动《超市购物》为游戏奠定了经验基础。

  事实上,一个情景游戏的开展还需要一定的游戏化场景,比如,售货小屋、操作台、各种美食图片及氛围营造等等。在各种材料的搜集过程中,少不了家长的支持,如糖果小屋里的糖果盒等材料,都是通过幼儿向家长转达需求后,家长帮助提供来的。

  最最少不了的是游戏里的“代金币”,幼儿园根据需要设置了面值“10元”、“5元”、“1元”三种娃娃币,以满足幼儿在游戏中的“支付”和“收银”需求。

  《美食一条街》的门店设置:

  在调查了孩子对《美食一条街》的需求之后,我们按幼儿的要求将《美食一条街》的门店做了如下设置:糖果小屋、一起串吧、花样面点坊、天天水饺、香香面馆、快乐星汉堡等几个门店,一个门店即为一个小区域,内有张贴“工作人员安排表”,设置相应的职位标签(进区卡),以便幼儿自主选择游戏活动中适合的“岗位”或“工作”。

  《美食一条街》游戏活动纪实:

  第一次游戏:

  游戏开始前,每位幼儿可以领到一张5元和五张1元的娃娃币。

  游戏开始,幼儿自主选择“职业”或者“工作”。“售货员”或者“收银员”首先被选走,没人愿意选择“面点师”“糕点师”等后台制作类工作,孩子们宁愿走来走去也不愿意待在操作间进行“生产”。孩子们兴奋地在美食街疯狂“购物”,每到一个区域,兴高采烈地问:“汉堡多少钱?”或“包子多少钱?”然后丢下几张或对或不对的娃娃币,像着急赶场似的脚不停地的到另一个窗口进行“交易”。游戏进行到5分钟左右,孩子们的钱包告急,茜茜最先跑到老师跟前。

  “老师,我没钱了!”

  “哦,你都买了什么?”

  茜茜如数珍宝告诉老师:“一个汉堡,一个棒棒糖,还有两个羊肉串!”游戏中的孩子是满脸的兴奋。

  “老师,你能再给我点钱吗?”

  “不可以哦,每个人只能那么多。”

  “可是,我没钱了哎!”

  茜茜显然非常享受“购物”的快乐,但是却因为“没钱”而不能继续将游戏进行下去。她说话时仰头看着我,眼睛里是满满的期待。但是,这一场游戏中,她不可能从我这里再无缘无故拿到“钱”。

  这时,又有几个小朋友跑来报告了同样的问题。

  “嗯,没钱真的很麻烦。”我对他们的境况表示同情,但却不能给他们“钱”。

  “想想,爸爸妈妈是怎样得到钱的呢?”

  “挣钱!”“上班!”“干活!”

  “对!咱们能挣钱吗?可以去哪里挣钱?”

  孩子们知道,在这个游戏中,要“打工”才能挣到“钱”的。机灵的佳航掉头就走,径直来到《甜甜屋》,做起了甜甜圈。

  茜茜涵涵这对双胞胎姐妹还在挑剔工作:“可是,卖东西的(地方)已经满了!(没有空职位)” “做东西的地方还有空位啊!”我显然是在提示她们:可以去操作间工作啊!她们踌躇了一下,然后有满心欢喜的说:“好吧!”走掉了。

  老师在巡视时发现,操作间人满。外边逛来逛去的人已经不似刚才的狂热,只有“收银员”“售货员”喜滋滋的数“钱”。

  游戏结束时,工作人员每人获得了1元“工资”。

  这场游戏,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孩子的热情像一阵狂潮,在遭遇缺钱之后便悻悻然,但孩子懂得了,走来走去购物固然快乐,挣钱也同样重要。由于游戏进行的太快,以至于老师竟没观察到孩子在游戏中能不能正确使用娃娃币。

  第二次游戏:(第二天)

  游戏前,重新分配一下钱的数量。大班第一学期,太多的钱币可能会引起孩子管理的困难,所以还是每人一张5元,五张1元。并且重新温习了游戏规则,包括如何找钱。

  游戏开始,孩子们很当心的选择了游戏角色。

  有了上一次盲目“购物”的“教训”,孩子们再参与游戏时,已经有了“理性”的思考,很认真地在心中分配着自己钱包里的钱。

  “这个棒棒糖多少钱一个?”明惠小朋友问在《糖糖小屋》做售货员的相雨露小朋友。

  “两元(一个)。”露露回答,笑容可掬。

  明惠立马拿出一张娃娃币,也不看面值是多少就交给了露露。这可能是露露第一次开张收钱,脸上喜悦的表情不必言说,竟先不给明惠拿棒棒糖,而是忙不迭的找钱给明惠,明惠喜滋滋地收了钱,拿了棒棒糖,就赶去下一个卖场。

  这边的串吧里,辰辰和瀚祥在售货。明润走来,“羊肉串多少钱?”“两元!”明润从钱包里抽出两张钱来给辰辰,从颜色上看,这是对的。娃娃币不仅从面值上能区分,从颜色上也能区分币值大小,1元是绿色的,5元是红色的,10元是紫色的。明润抽出来的是绿色的,是两元。但辰辰似乎只是为了玩,为了收钱、找钱的快乐,辰辰马上从钱包里拿了两张钱币用左手找给明润,右手随即拿了羊肉串递上。回看时,明润的手里,已经有厚厚的一摞钱了。

  游戏一直在进行,看上去红红火火,孩子们的热情持续高涨,每个孩子看上去都是红光满面。

  打烊的时间到了,老师要求孩子们清点自己的钱,出现了一个挺搞笑的场面:买东西的小朋友赚的盆满钵满,而卖东西的小朋友的钱包里却是空空如也。现实中当然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但孩子的游戏确实是这样的,游戏还玩的热火朝天。

  “哎,你是卖东西的,你赚的钱呢?”老师问奕帆。奕帆一头雾水,萌萌的说:“(赚的钱)都找出去了啊!”是的,他们的钱都找出去了,所以手里空空的。

  “咱们想一下,卖东西应该是收钱的,可是为什么却没有了钱呢?”

  “买东西应该是把钱都花掉了呀,为什么还越买钱越多了呢?”

  手里没有钱的几个收银员默默的不讲话,似乎在疑惑这个结局到底是为什么。

  “老师,我知道。”聪明的骐骏说。

  “你说说看。”老师讲。

  “他们把钱都找出去了。”骐骏重复了刚才奕帆的话。

  “是啊,刚才奕帆已经说了。可是找钱也总得剩点吧。”

  “他给了他一块钱,他找给他了三块钱,我看见的。”骐骏说话时加了动作。前一个“他”指了正正,后一个“他”指了露露。骐骏虽然口齿不清,脑瓜却是清楚得很,就连找钱这样的细节也被他看到眼里了。

  “那你说该怎么找钱?”老师有点发难骐骏的意思了。

  “他应该给他两块钱,他不找钱给他的。”骐骏的话说的像绕口令,却是条理最清楚的——当然,骐骏喜欢讲话时用手指头点住了小朋友,以至于在场的人都能听懂他的“他”是指谁。

  这时候,那些“收银员”们终于明白自己的钱“丢”在了哪里。那些买东西的人也知道了自己简直“赚”了大便宜了。

  这场游戏中,孩子们享受的是游戏的快乐,并不曾考虑我付给你的钱是不是与我所得到的物品“价值”对等,无论多与少,你付我钱,我应该给你找钱,至于找多少,那都不重要。因此才有了打烊清点钱币时的那样一副场面。

  第三次游戏:(一周之后)

  游戏是幼儿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孩子们会从游戏中收获属于童年特有的满足和愉悦。《美食一条街》恰恰满足了孩子的获得愉悦的情感,因此在游戏未开放的过程中,每天都有孩子问:“老师,我们今天可以去《美食一条街》玩吗?”

  需要说明的是,这一段时间我们开放了另外的游戏活动:玩扑克牌和分珠子。只将扑克牌中1-5拿出来用,让孩子熟悉5以内的组成与分解,为《美食一条街》游戏夯实一下数学认知。

  周三下午,游戏活动再次开始。

  孩子们拿了各自的钱包,取到相应区域的“工作卡”——由此看来,孩子们已经能理性的思考“取”“舍”。也有很多的孩子只愿意享受“消费”,径直拿了钱包去到街店逛游,但情景已不同以前的游戏情景了。涵涵进到了《天天水饺》店里包饺子;茜茜和丹宁到《糖糖小屋》做棒棒糖;心怡和茹涵到《快乐星汉堡》做汉堡。她们做的相当认真,神情悠然自得。昊泽在水饺店前跟奕帆讨论水饺的价钱。辰辰很小心的在面馆前付款,眼睛看着精明的骐骏,似乎想从骐骏的反应中确定自己付的钱是不是正确。林朔小朋友在招揽顾客,当顾客来到跟前时,林朔立马问:“你要蒸包还是糖包?”这样的谈话似乎很得小女生的青睐,几个小女生立刻围拢过来,挑选她们喜欢的东西。《甜甜屋》是很受欢迎的,外面等待的顾客自觉的排起了队,而佳航在柜台里边不慌不忙,沉着收钱拿甜甜圈给顾客,样子竟然十分自得了。明基明坤两兄弟那里好像出了点状况,原来是兄弟俩不会找钱,拿着顾客付的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时,泓成过来支招“你找他两张一元的!”。明惠在各店之间权衡最想要买的东西,当买到了一串“烤肠”后,还装作很享受的样子在“吃”——当然是不能真吃的,这些东西都是“以物代物”的,孩子却是真正投入的——孩子们对游戏的热爱就是这样的。

  孩子在游戏中,时常翻一翻自己的钱包,检查钱包里还剩余多少钱,然后盘算着还能买些什么。好玩的是,当小焦在《糖糖小屋》前数钱时,柜台里边的祺然竟伸着舌头微笑着在看,蛮有眼馋的滋味哦。

  在这次的游戏中,老师看到了孩子们游戏水平的提高,他们在一次次的游戏中,不断修正着每次游戏中发生的问题,然后在下一次的游戏中会提高解决这类问题的能力,然后让游戏继续有趣的进行下去。

  游戏中的材料投放:

  蒙台梭利曾说过:“在教育上,环境所扮演的角色相当重要,因为孩子从环境中吸取所有的东西,并将其融入自己的生命之中”。因此环境的创设及合适的材料投放促进孩子的成长,游戏中所有以物代物的材料都出自幼儿自己的手,可以让孩子体会到“工作”的意义。基于大班上学期孩子们的认知范围,在投放钱币时,只投放一张5元和五张1元。

  老师的指导策略:

  《指南》中指出:幼儿的“学习”,是通过实际操作、亲身体验,去模仿、感知、探究,在“做中学”“玩中学”“生活中学”,不断积累经验,逐步地构建自己的理解与认识。在《美食一条街》游戏中,老师给予孩子的是充分的自由与探索,无论游戏的发展如何,老师只做游戏的观察者。在游戏中,只有孩子需要帮助时才参与到孩子的游戏中来。比如,第一次游戏过程中遇到的“钱币不够用”问题,其实这里还有一个“活动空位”问题,这时老师的做法值得肯定,老师并没有硬性要求孩子“xx,你去哪里做什么”很少孩子会从这种被动的安排中得到乐趣的。第二次游戏结束前,清点钱币的目的其实就是让孩子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试想,如果孩子们在游戏过程中,玩的兴致挺高,老师指出:“不对,不是这样找钱的。”或者“你想一想,应该找他多少钱?”孩子的兴致会被破坏的一塌糊涂,那这种游戏之于孩子可能会成为一种负担。这正体现了“幼儿在前,教师在后” “尝试在前,指导在后” “活动在前,讨论在后”,教师的角色转变为支持者,合作者、引导者,使幼儿从学习的客体变为学习的主体,从“被动学习”变为“主动学习”。

  写在后面:

  《美食一条街》这样的生活游戏在以后的日子里会继续着,待到大班下学期,孩子们手中管理的钱币又增加了一张10元,并且每次赚来的钱也归孩子自己管理。而每次活动结束或者是早入园的时间里,孩子们也总忘不了去那个“银行”查看一下自己钱包里的“钞票”,似乎是真实社会里人们的缩影一般。

  当我们回顾孩子游戏的过程,我们竟然从孩子们游戏的热情中生出许多的感动和温情来。这只是一个虚拟的场景游戏,孩子却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如果,把这个虚拟的场景置换一个小小的真实情景,如《星期八小镇》或者是一个缩小了的真实小社会,那,之于孩子,将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期待着……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