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刘晓东教授专访之三:“童年是人生的井”

作者:来源:保育与教育时间:2014-01-28点击:

   保育与教育:看来,谈到童年,大家都有许多话要说。您曾说过“童年是人生的井”。对这个话题您能再说几句吗?

  刘晓东:我读莫言笔下的苦难的童年和丰富的童年,有深深的共鸣。我的童年生活几乎是一样的,我同样见证过童年的苦难和童年的丰富。也许有人会说,这么苦涩的童年也值得你们深情回忆吗?这会不会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是。不是童年给予我们苦难,是因为童年本身是那个时代的受难者。

  莫言从他的童年时的高密东北乡演绎出他的文学共和国,可见童年是多么了不起的资源。西方有人说“童年是人生的井”,不知有多少伟大的文学、艺术作品是由童年经验直接催生的。对于从事儿童研究的学者来说,研究者自己的童年对于他的研究也是不可或缺的。研究者的童年记忆和童年体验是他认识、理解、分析各种童年资料的前提和基础,同时也是其童年研究中灵感的重要来源。没有对自己童年的深刻感受和深度记忆,研究者就无法找到进入童年这个研究对象的门径。

  我的童年赋予我许多灵感和线索。那段时间,我能清晰记起童年的一些生活,一些场景、活动、人物、生灵、气味、白天黑夜、节气更替、春夏秋冬等等。在童年的回忆里,我与我曾经是的那个孩子又融会在一起,更确切地说,是我向我曾经是的那个孩子回归。更重要的是,我试图通过向那个孩子的回归而回到所有孩子中间,回到童年自身,深深潜入童年的深处。

  就这样,我不断重温童年,不断回归童年,不断拥抱和占有童年。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童年也在拥抱和占有当下的我。就这样,童年依然在滋养现在的我,滋养我的心灵和生活。

  保育与教育:从1990初,您就开始研究儿童精神哲学。很多人可能不理解儿童跟哲学的关系。作为一门学科,儿童哲学研究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刘晓东:确实如你所言,许多人无法相信儿童能与哲学放在一起研究。其实中国有儿童哲学的悠久传统。例如,老子主张复归婴孩,孟子认为“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这些观点都属于所谓儿童哲学研究的范围,老子、孟子的这些主张对后世的哲学发展有深刻的影响,以致宋明时期出现了心学学派,尤其是出现了童心主义哲学(代表人物有罗汝芳、李贽等)。

  我眼中的儿童哲学,既包括中国童心主义的哲学,也包括受西方现代学术(哲学、心理学、教育学、生物学、人类学等)影响下的儿童哲学。在汉语世界,儿童哲学有三重涵义:儿童的哲学、儿童哲学培育和童年哲学。

  1. 儿童的哲学

  所谓儿童的哲学,就是儿童的世界观念以及达成此世界观的方法论体系。广义的“儿童的哲学”也包括对儿童的世界观念以及达成此世界观的方法论体系的研究。

  儿童的哲学不只是以理性的方式把握世界,他还用感性、知性的方式,甚至还用本能的或无意识的方式来把握世界,例如涂鸦、想象、游戏、自发咏唱和舞蹈等等。

  童年只是过去的一种状态(荣格),儿童可与原始人相类比。现代学术用理性手段,通过对古代岩画、摩崖石刻等古代文化遗存的分析,了解原始人的生活,进而了解原始人对世界的把握。从这种思路出发,我以为儿童的哲学可包括儿童对世界的好奇、探究、阐释,也包括儿童的道德哲学,也包括儿童的艺术感受和艺术表现,也包括孩子对世界的童话般、神话般的体验和描述(儿童的文学、艺术、宗教等等)。

  儿童不只是以通常的言语或语言来表达他的世界观念。意大利的教育家马拉古齐很了不起,他提出儿童有“一百种语言”来把握和描述世界。童年言说的大多数方式已被成人遗忘,但成人在自己的童年也是如鱼得水般地运用这“一百种语言”的。这就意味着儿童的哲学表达方式是非常丰富的。儿童的哲学可以说包括儿童的全部生活或全部儿童世界。

  这种“儿童的哲学”观念,对于儿童哲学培育(Philosophy for Children,有时简写为P4C)的更新换代至关重要,它可解决儿童哲学教育老版本面临的困境、责难和批评。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