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刘晓东教授专访之四:儿童哲学的未来

作者:来源:保育与教育时间:2013-12-26点击:

   2. 儿童哲学培育

  汉语中最早的“儿童哲学”其实是指对美国人M·李普曼的“Philosophy for Children”的中译。Philosophy for Children是培养儿童哲学思维的一个课程计划。19世纪60年代,美国参与越战遭到不少公民的反对,支持与反对的双方就此进行了论战。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教授李普曼发现,论战暴露了许多大学生在推理能力上的不足。他认为等到进大学后再培养推理能力太迟了,儿童从很早开始就表现出抽象思维能力,因此让幼童早早地接触逻辑学将会发展他们的推理能力。于是他于1972年离开哥伦比亚大学,去了蒙太克莱州立学院,创办了“儿童哲学促进会”(Institute for the Advancement of Philosophy for Children,IAPC),发起一场儿童哲学探究运动,20世纪90年代后扩展为一场全球运动。

  不过,这场运动目前受到一些著名学者的批评。我以为其主要问题是,这场儿童哲学探究运动从一开始便将儿童的哲学局限在了抽象思维和语言表达方面。这就将“儿童的哲学”大大窄化了,甚至有成人化之虞。我在前面谈到过,儿童对世界的哲学把握的方式是非常丰富的,是不限于通常的语言的,是多途径多渠道的。马拉古奇在《其实有一百》(No way. The hundred is there)这首诗中写道:儿童有一百种语言、一百双手、一百个念头、一百种思考、游戏、说话的方式,还有一百种倾听、惊奇和爱的方式,去探索去发现去发明去梦想。“儿童有一百种语言(这一百是一百个一百的一百),但被偷走了九十九种。” 李普曼的儿童哲学探究运动其实是在抽象思维和语言表达方面用力,忽略了儿童有一百种语言和一百个世界。

  过去,我将P4C译成“儿童哲学思维训练”或“儿童哲学课程”,我现在觉得应当将P4C扩展而译为“儿童哲学培育”。关于这个问题,我会专门讨论,这里不再赘述。

  3. 童年哲学

  童年哲学是对童年的基本看法和根本观点。也可说成是“儿童哲学”。这门学科现在已被视为与科学哲学、艺术哲学等哲学分支具有同样地位的学科。这门学科可以继承人类的儿童观念史,也可以开辟许多新学问,是门方兴未艾、前途广大的新学科。将来可能会成为人文学科中最重要的学科之一,甚至成为人文学科的中心学科。

  保育与教育:您认为儿童哲学作为一个学科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刘晓东:对儿童的发现,是现代教育理论体系的起点。是儿童的发现导致了儿童教育的现代立场和现代观念的诞生。儿童哲学研究可以帮助我们建设现代儿童观,这对于中国教育学的现代化,对于中国教育改革,具有重大意义。

  儿童是教育对象,因而是教育学研究的对象。但是,儿童研究的意义不应止步于教育学领域。儿童研究的影响可辐射入全部人文学科。自古以来,不少学者已经发现儿童或童年对人类生活和文化的重要影响。前面我们说过,中国有童心主义传统。老子的“复归于婴儿”,孟子的“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罗汝芳的“赤子”哲学,李贽的“童心”哲学……是中国童心主义或童心哲学的宝贵精神财富。西方也有童心哲学,比如《圣经》中提到的“那进入天国里的都是像小孩子那样的人”,安徒生《皇帝的新衣》中小孩拯救了成人社会,蒙台梭利对“儿童在重建世界中的作用”的发现等等,这些都是西方童心哲学的重要思想资源。

  童年是最重要的自然资源,因为它是人自身的自然。这种自然,莎士比亚通过哈姆雷特之口而喻之为“宇宙精华、万物灵长”。

  童年还是最大的人文资源,是人本真存在的状态。所有人文学科都是以人为根为本而生发出来的。孟子、罗汝芳等人均认为,以赤子之心为根基培而育之、扩而充之,便能生发美好的人文世界。一切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发现者和建设者也是人自身,而“儿童是成人之父”。所以,对儿童或童年进行哲学研究,对于解开自然之谜、历史之谜,均具有重大意义。这也是我之所以认为儿童哲学有可能成为人文学科的中心学科的原因。

  研究儿童,就是为了认识儿童资源,挖掘儿童资源;研究儿童,就是为了解放儿童,解放和保护童年资源;研究儿童,不只是为了解放儿童,也是为了解放成人;研究儿童,是为了改良成人社会,为了让人类文明走向更人性化的境界,从而拥有更美好的明天。

  (终)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