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游戏活动的可持续性战略设计

作者:珠海市机关第一幼…来源:珠海市机关第一幼儿园时间:2005-06-09点击:

游戏是指运用一定的知识和语言,借助各种物品,通过身体运动和心智活动,反映并探索周围世界的一种活动,它是3―6岁儿童的基本活动形式。因此,充分挖掘游戏的教育潜能,充分发挥游戏的教育功效,成为幼儿教育所关注的重点课题。纵观有关游戏理论与实践的探索及成果,余以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把可持续性战略引入到游戏活动的开展中,满足幼儿“不可一日无游戏”之基本生活需要,让其在有组织、有目的、有乐趣的游戏活动中主动、自由、持续地获得健康成长和整体全面和谐发展的生活体验,实现幼儿阶段教育的全面打基础的目标。

  一、树立正确的游戏观是可持续性战略的基本要求

  观念指导行为。游戏活动的开展一定要有正确的游戏观作为指导,不能实行“无为而治”,更不能是“一时心血来潮而为之”。如果对游戏没有一个正确的观念思想,那游戏的作用就不可能被充分挖掘出来,便也没有了持续发展的基石。因此,必须把树立正确的游戏观作为可持续性战略的一个基本任务来抓。

  1、游戏是幼儿的基本活动和权利

  游戏提供给幼儿的活动经验是环境间接的、模拟的反映,而非直接、真实的实践经验。这正好符合幼儿身心发展水平对认知发展和能力获得的要求。当幼儿无法亲身体验某种经历的时候,间接、模仿学习便成了最佳途径。游戏给幼儿认知发展和能力获得的帮助是多方面的。交往力、探求力、运动量、尝试力、合作力、竟争力以及创造力,都能在游戏过程和结果中成为被猎取的对象。游戏贯穿幼儿一日生活的各个环节,“生活即游戏,游戏即生活”(杜威语),使得游戏对幼儿来说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一样重要。就象幼儿的吃喝拉撒不能进行“围追堵截”,幼儿游戏的权利也不能随意“封杀掠夺”。

  在实践中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幼儿,只要一听说玩游戏,那场面之火爆难以尽言。对幼儿来说,游戏就是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充满了乐趣与欢笑,也不必受那么多条条款款的约束。这是由幼儿天真活泼、轻松自在的童年本性所决定的。也是他们内心里“不可一日无游戏”的根本驱使力,那些锁定了不少成人化、固定化规则的非游戏活动显然是脱离了这种驱使力,违背了幼儿的童年本性,当然得不到幼儿的认可,也就成不了“吃喝拉撒”一样的自然行为。正因为游戏乃幼儿的基本活动与权利,才成为幼儿成长发展主动之所需,才保证了从根本上发挥教育功能的持续性。这当引起游戏理论界与实践领域的高度重视。

  2、游戏重在主观体验而非活动的外部形式

  游戏活动的开展最终要落实到幼儿的成长发展上。游戏的目标、内容、形式及组织等都要为这个目的服务。要发挥游戏的教育功能,就必须规范游戏的目的性,把幼儿的主动性与教师的调控引导统一起来,最终通过幼儿的活动实现行为内化,获得主观体验,强化内省以达到内驱力的激发。

  现代幼教认为,幼儿在认知发展与能力获得上不是被动的接受者,他们能对自己的言行作出判断并发出指令。也就是幼儿本身有成长发展的需要,并能主动探求满足此需要的方法。这是幼儿个体成长发展的强大动力,尤其在游戏中,这种动力更是表现得异常明显。由此杜威(John Dewey)总结指出:“游戏是自由的运动,是儿童全部能力、思想和身体活动的相互影响,这些能力、思想和活动以令人满意的形式体验儿童自己的意向和兴趣。”①

  这种基于主观体验考虑的游戏观对于游戏活动的外部形式的要求没有苛刻之处,形式为内容服务,不管其形式如何粗糙、失控,只要幼儿获得了适合自己能力水平的主观体验,这样的游戏活动也就是成功的。比如游戏《击鼓传花》,在击鼓传花的过程中,由于有鼓声作背景,幼儿的声音也较大,甚至有些大吵大闹,给人形式上的感觉恐怕就是场面混乱失控一团糟,但这正是幼儿借此表达自己对该游戏的欢迎所产生的喜悦体验。另外在“受惩罚表演”环节中,有的幼儿随便比划了两下就下场,有的幼儿则胡乱说了两句话就完事,而有的幼儿却没完没了地“赖”在台上不下来等等等等,这种情形在有些观者眼里恐怕又得给扣上一顶“粗糙”的帽子,殊不知这也正是幼儿自身水平的真实展现,是他们对“游戏惩罚”所表现出来的个体差异性体验。如果我们不考虑到幼儿主观体验的适度满足而提出更高要求以追求形式上的完美,那岂不就如拔苗助长一般?游戏的对象和主体是幼儿,它是用来给幼儿获得适合自己发展水平主观体验的,不是拿来做花架子给人看的。我们应该明确,脱离了幼儿主观体验的获得,游戏也就只能是混时间的一个过场了。

  3、游戏具有丰富性和多样性的特点

  幼儿探索的内容是广泛的。不同层次、不同层面的认知与能力发展需要不同的方法去加以支持。游戏作为幼儿活动的主要形式,其发展目标及所含层次、层面内容各不相同,相应地,游戏形式及种类也各有差异,呈现出丰富性和多样性的特点。

  正因为如此,游戏的教育功能才能朝纵深广博的方向发挥。幼儿兴趣的不稳定性、行为坚持的不持久性、注意保持的易变性导致其活动的范围无所不包,且变换领域的速度非常快,如果没有丰富而多样的游戏种类来满足这种全方位、复杂多变的探究需求,那幼儿的认知与能力便不能获得持续而稳定的发展。

  对于一个目标的实现,也许得在多种游戏活动中反复练习巩固才能最终完成。不同种类的游戏活动正好迎合了幼儿兴趣的多变性,便也保证了幼儿自始至终以一种高兴趣、高乐趣的状态去从事游戏活动。目标在这种情况下也就易于实现了。例如要完成目标“训练反应敏捷性”,可选择语言游戏《国王的晚餐》:由教师扮国王,幼儿扮大臣。“国王”任意说出他忌讳的字,如“肉”,然后问:“今天的晚餐为我准备了什么菜呀?”“大臣”按顺序报上菜名,如果谁报的菜名含有“肉”字,那他就要受罚。也可选择体育游戏《室内竞走》:确定跑道(钻桌子、跨椅子)或是在布满空瓶的房间之中迂回穿梭,然后开始计时,看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赛程。

  要充分利用游戏的丰富性与多样性特点,从幼儿的兴趣出发,创设有利条件让幼儿主动发展,实现游戏的教育功能在幼儿不竭的兴趣点中持续地发挥。

  二、使用恰当的游戏组织言行是可持续性战略的有利措施

  幼儿对游戏的态度是积极的、主动的,他们渴望把一种兴奋的活动体验保持到游戏结束。但这仅是幼儿的愿望而已,他们所具有的知识与能力水平还不足以帮助自己实现愿望。教师的组织这时候便成了其梦想成真的必备工具。

  教师的组织是用一定的言行来表现的。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言行本身具有两面性:恰当的言行产生积极的正面效应;不恰当的言行则产生消极的负面效应。孩子就是孩子,我们没有理由拿成人的言行准则去施加给他们。什么“忠言逆耳利于行”,那是成人的规则,孩子可没有时间和精力,也不想去分辨什么言语乃忠言奸言,凡是逆耳的他们都不会乐意接受。他们所需要的是能激起自己不断保持兴趣点的那些言语和行动支持,哪怕是谎言,只要是善意的,不给他们带来人身伤害和心理受损的都可以,仅此而已。因此,使用恰当的组织言行之意,便是要从幼儿的自身需要出发,树立保持幼儿游戏的兴趣点的目标意识,用一定的言行去作用于幼儿游戏活动的高积极性、高主动性、高参与性和高坚持性,让幼儿的游戏体验在有利的环境里获得持续的发展和升级。

  在具体的游戏活动中,教师的组织言行充当着一把把打开幼儿探究之门的金钥匙,这对幼儿来说意义非凡。幼儿是不甘寂寞的,他们的行为需要与他人进行交流,而且要他人给予判断性的评价。教师在幼儿心中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所以教师的言行对幼儿的“评价”作用是巨大的,教师恰当的组织言行的积极效应也就在这种“双方自愿”的状态中体现无遗。就实际操作过程来讲,教师积极恰当的组织言行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1、常用笑容、身体接触、动作等肯定幼儿积极的行为

  幼儿对“爱”的渴望是异常强烈的,而且心中有爱的需要并得到满足可使幼儿产生强大的行为内驱力。幼儿积极的行为需要“爱”的抚慰来肯定,一丝甜甜的笑容、一次紧紧的拥抱、一个轻轻的吻……将使幼儿内心产生无与伦比的愉悦体验并驱使他们继续把愉悦的游戏进行下去。

  2、不要对幼儿不当的行为采取严厉的态度和呵斥的做法

  《小羊和狼》是一个令孩子们非常兴奋的表演游戏。其中有一个情节是“狼”逃到屋后,被藏在那里的“小马”给踹了一脚。结果在游戏中,扮演“小马”的幼儿一脚真踹了过去,把扮演“狼”的幼儿的小腿给踹了个大青包。对这种不当行为,教师应持什么态度和做法?恐怕很多人会声色俱厉地一顿呵斥:“你怎么搞的!你看,都踹了个包了!”“干嘛那么大劲,你让人家这样踹一脚试试!”……于是,孩子傻了、哭了,游戏也就结束了。看看,教师严厉了一回,又得到了什么?孩子的腿照样肿着,孩子的痛苦与委屈之泪照样流着,游戏也半途而废了,何苦来着?孩子的不当行为来自于他对游戏的投入,对角色的投入,从他内心讲,“狼”被踹是天经地义的,是大快人心的,“小马”就是应该狠狠地踹“狼”。这是幼儿对该游戏的体验,是合乎其心智水平的。教师应该主动对此负责,事前要提醒,事后要处理,而不是一顿简单而粗暴的谩骂与斥责,伤了孩子的心,浇灭了孩子认知与体验的热情之火,游戏的教育功能发挥也就只能如游戏本身一样半途而废了。

  3、尽量少使用诸如“不准……”“不行!”“谁让你这样做的!”等禁令式语言

  游戏活动中交待一些适当的要求是必要的,但这些要求应该是不带威胁性的、建设性的,而不是禁令式的。经常有老师在游戏中向幼儿发出“不准……”“不行!”“谁让你这样做的!”等口令,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幼儿都失去了来自其自身的游戏愿望。特别是在一些观摩活动中,教师为求整齐划一,就用许多禁令式的要求来统一幼儿活动,这是对幼儿好奇心、探究力和创造性的无情封杀。游戏宽松自由的环境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教师的开放性,一方面教师尽量不使用禁令式语言,另一方面教师要重视幼儿提出的意见,细心倾听、积极采纳,尤其对于幼儿与众不同的想法和做法更要用各种积极方式予以鼓励与支持。未来的发现家和创造型人才就是这样被造就出来的。

  4、对游戏的结果不作否定性评价

  对游戏结果的评价不是可有可无的。幼儿的活动体验需要得到判断性定位。但是这个“判断”不是“是”与“否”,而是“大”和“小”、“多”和“少”。结果的评价是对过程的判断,只要经过了“过程”,其“结果”也就有了,幼儿之间的结果差异不在于是否有了收获,而在于收获了多少、收获了什么。因此,没有理由去否定任何一个幼儿的游戏结果。就如结构游戏《我的家》,有的幼儿搭建了一座非常漂亮的房子,他便有了看得见的成功收获;有的幼儿只搭建了一张简单的饭桌,他也有了一定的成功收获;而有的幼儿什么也没搭成,但他说了句:“我喜欢玩结构游戏。”他还是有了基于自己能力水平的成功收获,至少他没有因什么也没搭成而丧失对结构游戏的兴趣和信心。因此,对每个孩子的评价应该都是肯定的、鼓励性的,而不是拿成人的标准来或“一刀切”地对某些幼儿的游戏结果予以否定。

  三、建构系统的游戏课程是可持续性战略的迫切任务

  游戏的教育作用指向所涉及的范围是广泛的。通过游戏,幼儿不仅可锻炼身体,还可增长多种知识和技能,训练视、听、触、重力等感觉,增强注意力、记忆力、判断力、灵活性等,同时也培养意志力与合作精神等。可以说,通过游戏可以促进幼儿素质的全面提高。而且游戏是幼儿最感兴趣的活动,因此游戏是在促进着幼儿主动地获得发展,其稳定性是其它任何活动所不能及的。

  目前,幼儿园里主要的课程模式还是集体教学活动课程,在语言、科学、社会、艺术、健康五大领域进行计划性的教学。幼儿基本上是被动地接受:一方面是计划在先,幼儿没有自主选择的机会;另一方面则是课程本身是非游戏性的、灌输性的,与幼儿的兴趣点相脱离,当然也就不能让幼儿主动地、积极地、愉快地去获得成功体验。因此,对课程形式与内容的改革是必要的。美国心理学家爱尔斯(J.Ayres,1972)博士的“感觉统合失调原理”指出:人类的感觉(视、听、嗅、味、触、重力六感)系统只有高度协调,互相默契配合,身心才能平衡发展,但如果孩子的感觉学习严重不足,从而导致大脑所收信息缺乏,就会影响其大脑全面发展,导致行为异常。失调的表现有:好动不安,注意力不集中;写字笔划或部首颠倒,阅读困难,计算粗心;做事或作业磨蹭,手脚笨拙,胆小害羞,社会交往能力缺乏,容易受挫,缺乏自信;脾气急躁,粘人爱哭闹;偏食,饮食习惯不良;过于敏感,怕人触碰;功击性强,爱招惹别人……而要预防和矫正幼儿的感觉统合失调,最理想最有效的方式是游戏。②又既然课程成了幼儿园教学的主要载体,那就有必要建构系统的游戏课程,让幼儿充分享受游戏活动的乐趣,并获得课程目标所施予的发展体验。

  1、游戏课程的目标

  既然是课程,就得有目标。游戏课程不能搞“无为而治”。但这个目标不是教师强加的,而是师生共同制订的,即游戏课程是一种本质上的“生成课程”。游戏本身是一种自由自在的活动,它所生成的目标也是自由自在的,是幼儿根据自身发展水平所产生的。因此,每个幼儿都可以生成适合自己发展的目标。例如游戏课程《小马过河》,能力强的幼儿可以生成“在表演中体会‘遇事要动脑,不能人云亦云、道听途说,凡事亲自去试’的道理”的目标,而能力稍次的幼儿可以生成“敢于表演自己喜欢的角色”这样的目标。一切从幼儿兴趣点和能力水平出发,本身就是一种极好的因材施教的体现。

  2、游戏课程的内容

  游戏课程的内容是广泛的。语言、科学、社会、健康、艺术五大领域无所不包。这也是游戏课程构建的基本出发点之一。要把幼儿的主动学习与全面发展有机结合起来,充分发挥游戏的兴趣性与课程的渗透性,让幼儿在自然的生活状态下提高素质,为今后的学习打下稳定的、全面的基础。要让游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幼儿生活,就必须把原来的集体教学活动以游戏课程来取代,即使是同样的目标、同样的内容,但不一样的课程形式也会导致不一样的效果。因为幼儿学习是环境性的,不一样的课程形式势必导致不一样的环境,幼儿的主动性发挥的程度在不同的环境中也就不一样了。如何把现有的课程建构在游戏的基础之上,乃当前游戏课程的主要突破口,这需要无数人为之付出艰辛的劳动。

  3、游戏课程的组织

  游戏课程离不开教师的组织,这是不容置疑的。教师作为课程教学的基本要素之一,其组织作用非同小可。可以说,教师良好的组织是活动顺利进行的根本保障。现以游戏课程《小熊拔牙》为例谈几点组织要求。首先,精美、形象、生动的舞台设计和背景布置是第一步,让幼儿一看就想在这样的环境里去活动,并希望知道在这个环境里会发生什么有趣的故事。其次,要提供给幼儿必要的活动经验。象故事的基本情节:小熊因不注意口腔卫生导致牙齿坏掉,兔医生、小猫、小狗帮忙拔牙……不必提供给详细的语言对白,让幼儿自由去想象,在表演中发挥出来。第三,在表演中尊重幼儿对角色的选择和理解,并提出一些引导性的问题帮助幼儿加深对剧情和角色的理解,如“‘小熊’的牙为什么会坏?”“‘妈妈’见到‘小熊’那痛苦的样子是怎样想的和做的?”……但对幼儿不合剧本意思的回答,请不要加以否定,一起来探讨它对事情的结果是否有帮助,或是在这样的答案下结果会是怎样的。只要幼儿愿意,剧情可以为他们所修改。第四,表演结束后,再提供给幼儿完整的剧本情节、语言对白、动作等,师生共同讨论哪一种结果或是哪一种安排更合理,不合理的地方怎样改进。最后,对活动过程予以评价,肯定幼儿大胆的表演精神,肯定幼儿大胆的创编能力,肯定幼儿别出新裁的情节构想……总之,要肯定幼儿一切可以肯定的地方。另外别忘了提出希望,也就是间接地提出缺点与不足,鼓励性的言语幼儿还是能够接受的。

  凡事贵在坚持。游戏活动的开展亦然,只有在坚持中才能让游戏的教育功能持续不断地发挥出来。这里的坚持,是指对正确游戏观的坚持,是指对游戏课程建构并应用的坚持,是指对可持续性战略指导思想的坚持。只有这样,游戏的价值才能回归本位,而不再是幼儿生活和学习中零碎的点缀。要让游戏这朵教育奇葩开遍幼儿园的每个角落,从可持续性战略的高度着手,促进幼儿素质的主动、愉快、健康、稳定、持续、全面发展。

  注释:
  ① 杜威:《福禄倍尔的教育原理》,载《杜威学校》第48页。转引自《外国幼儿教育史》,杨汉麟、周采著,广西教育出版社,1998年修订版,第269页。
  ② 引自《幼儿游戏宝库》,雪莲主编,教育科学出版社,1996.10。

  (本文为中国学前教育游戏与课程、教学关系研讨会一等奖论文)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