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陈鹤琴幼儿园管理思想初探

作者:中国幼儿教师网来源: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3-08-28点击:

   我国现代著名的幼儿教育专家陈鹤琴在他本世纪初所从事的探索幼稚教育中国化、科学化的伟大事业中,把幼稚园的管理工作放在重要的地位上,提出了许多很有价值的见解,对现今我们的幼儿园管理工作仍富有启发和具体指导意义。

  一、关于幼儿园的学生管理

  陈鹤琴先生通过对儿童心理特点的研究,认为对儿童的管理一定要建立在他们的生理、心理特点基础之上,要求幼儿园的教师应当做儿童的朋友,不要象私塾先生那样,使儿童畏惧而不愿到幼儿园去。特别是因管理不当所产生的师生之间的隔膜,还会影响教师的教学和幼儿的发展。

  在日常生活管理上,陈鹤琴反对整天把幼儿关在游戏室里,主张幼稚生的户外活动要多。他说,凡是儿童都喜欢野外生活,但一般的幼稚园,常把小孩子关在房间里,即使附近有宽敞的空地,也不知道充分利用。根据调查,现今幼儿园的儿童户外活动时间不足一天在园时间的三分之一。陈鹤琴强调指出:“要晓得空气、日光是生命的根源;运动、游戏是健康的要素。”他非常推崇当时日本办的一种“户外幼稚园”,孩子一整天都在户外生活,饱尝新鲜的空气,享受天然的美景,只是到了风雪之时,才让小孩子在室内活动。

  在对幼儿的管理上,陈鹤琴还特别重视发挥儿童自己管理自己的积极性,提出凡是儿童自己能够做的,应当让他自己做。他为了鼓励小孩子喜欢到幼儿园来,提出了一个“幼稚生自己点名的方法”,并专为此设计了一个利用孩子喜欢的图画以代替文字的别致的“幼稚生点名图”。

  二、关于幼儿园的教师管理

  陈先生一贯重视幼儿师资问题,在当时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我国培养幼儿教育师资建立起了一个从初级到高级的初步完整的幼儿师范教育体系。

  他认为,幼稚教育是人生最基本的教育,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教育过程。因此,对教师的要求和管理也更应全面和严格,对此他曾写了《怎样做人民的幼稚园教师》的专文加以论述。他认为,一个幼儿教师在政治思 想方面要理解教育方针,为工农和生产建设服务,树立劳动观点、群众观点和组织观点;在业务修养上,要认识自己工作的重要性,要了解和精通幼教业务,知道怎样保护儿童的健康,如何发展儿童的智力,养成他们良好的道德品质,同时要掌握教学的各项技术和原则,如能讲动听的故事、能编歌谣谜语、能图画、能做手工、 能唱歌、能奏一种乐器、能种花种菜、能玩简单的科学把戏、能布置教室、能做点心和烧菜、能做初步的急救工作等。此外更要有优良的品质;对人和蔼可亲,不发脾气,肯帮助别人;对己能自我批评,不自私,身体健康;对儿童热爱、公平;对工作热情高,不灰心,富有创造性和合作精神。陈先生认为对教师的管理须严格地按这些目标去要求和开展。这事实上是新时期幼教工作的客观需要。

  三、关于幼儿园的设备管理

  陈鹤琴在《我们的主张》中提出:“幼稚园应当有充分而适当的设备。”认为这是使儿童与环境接触,锻炼其极普通的反应技能的需要,且幼儿园有相当的设备,也便于教学和开展游戏。所以幼儿园要扩张儿童的经验,发展儿童的个性,非有充分的设备不可。

  当然,设备也非多多益善,陈鹤琴指出:有许多教师只有很少的设备,却可以使全园儿童都享受到设备的好处,而另有一些教师,花了许多钱,办了很多设备,儿童反倒没有享受到好处,徒然养成了儿童奢侈的习惯和随意乱放物件的习惯,这种鲜明的对比主要出在对设备的运用和管理上。

  陈鹤琴提出了两种设备管理办法。一种是“分类陈列法”,这适合于规模较大的幼儿园。他建议将所有设备按手工处、图画处、积木处、识字处、自然常识处、音乐故事集会处、游戏处七类固定陈列,每处皆有教师加强指导,儿童可随时到某处做活动,不过当某种工作没有告一段落之前,不能离开到别的地方去。另一种办法是“设计陈列法”,即当某项活动决定要做后,教师和儿童共同动手置办、组合,此法较前法增强了儿童活动和参与的功能。最后,陈鹤琴特别指出,儿童设备最好由“儿童自己管理”,用过之后,必须照原样放好, 对公共用品,要极力爱护,认为这还是一个养成好习惯的方法。

  以上陈鹤琴关于幼儿园设备管理的思想很值得我们借鉴和反思,在现今家庭玩具已相当充分的情况下,幼儿园置办那些设备,怎样运用和管理好现有设备,是幼儿园必须深入研究的一个问题。

  四、关于幼儿园的事务管理

  陈鹤琴认为事务工作直接而明显地关系着幼儿园的前途,“确实非常重要”,必须由校(园)长负最后的责任。对此,陈先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首先,要对负责事务工作的人员“先订几条规则,使大家遵守。”这涉及每日工作时间安排、每周工作项目等。规则必须详明具体,操作性、时间性强,标准化。

  其次,要对事务工作详加考察,做到“关于形式的,必须详细考察;关于应用的,必须实地试用”,不可走马观花、敷衍塞责。他说他到某处视察,走到滑梯旁边,看见其外表很好,但轻轻用手在梯上一抹,右手的食指就戳着一刺,他说你看这么危险,事务人员断不能辞其咎。遇有类似这种过失,领导不要当众宣布,而应找他们谈话,详细开导,使其心悦诚服。

  第三,陈鹤琴还专门谈到对事务管理人员的训练问题,认为“一校之内除校(园)长之外,要算校工最重要了。”因此训练“校工”是一件很切需的工作。他建议每星期应当训练一次,由校(园)长或事务主任实地进行。此训练要口头讲演,实地指导,凡要求儿童做的,有关事务人员也应当遵守。当前,在幼儿园中对事务人员的管理和训练还远未达到陈先生那样的重视程度。

  五、关于幼儿园管理标准化

  陈鹤琴认为“规定标准实在是一桩重要的事”,他说:“关于幼稚园所有的工作,都应当有一定的标准。”标准是实施优良教育的根据,制定标准是幼儿园管理的主要工作任务,幼儿园管理标准化乃是取得成功的最有效途径。

  陈鹤琴先生早在南京鼓楼幼稚园时就积极编制标准。除此,他还规定了置办幼稚园设备标准七条,即儿童化、坚固耐用、合乎卫生、艺术意味、本地风光、安全和多变化;开列了一个比较完备的幼稚园设备表和一个幼稚园最低限度设备表以及详细考察事务管理人员的每日视察表等等。

  总之,陈鹤琴先生的幼儿园管理思想丰富、具体、实用性很强。在进一步贯彻执行《幼儿园管理条例》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借鉴他的具体管理方法,更应学习他重视全面管理,注重管理研究,推进管理工作标准化的思想和成功经验,为促进现今我国幼儿园管理各项制度的真正付诸实践,发挥积极的作用。

  注:本文引述均出自《陈鹤琴教育文集》(上下卷)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编。

编辑:范范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