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探索一条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作者:杨宁(华南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来源: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3-09-25点击:

   深圳第十一幼儿园的“基于问题学习(PBL)在幼儿园应用”系列论文即将在《学前教育》刊发,希望我写几句话。应允之后,一些回忆和思绪涌上心头。记得应该是四年前的春天,池丽萍园长来到我的办公室,和我谈了她在幼儿园对基于问题学习(PBL)的研究,并表示希望合作。当时我确实感到非常惊讶,因为见过不少像池园长这样执着、投入,对幼教事业充满激情的园长,但是,像池园长这样具有极强的问题意识和研究能力的园长确实是不多见的。几年下来,我的一个最大感受就是,池丽萍园长对基于问题学习(PBL)在幼儿园的应用作了系统的、专业化的、严谨的研究,是在踏踏实实地探索一条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一、学前教育需要观念和方法的双重变革

  长期以来,学前教育是整个国家教育的短板,无论从哪个标准、哪个方面来看,我们的学前教育都不乐观,我们的孩子快乐吗?我们的孩子有“积极主动、认真专注、不怕困难、敢于探究和尝试、乐于想像和创造”等良好的学习品质吗?我们的学前教育有质量吗?……应当承认,学前教育还远远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和幼儿健康成长的需要,甚至在很多低劣的幼儿园中,幼儿受到的不是教育,而是摧残,2012年媒体报道的多起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就是证明。目前学前教育极为令人不满的现状是多方博弈的结果,政府的投入和监管、家长的期望和心态、文化历史因素等等都有问题。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我们中小学一些应试教育的简单化做法还在向幼儿园阶段甚至更低的年龄层蔓延。“令人痛心的是,把鲜活的知识‘化石’化,教条化,把知识与产生它的情境分离,重视结果忽略过程,一味强调知识点,过分强调自上而下的教授而非自下而上的涌现,强调演绎而非归纳等,在我们的教育教学活动中仍然是普遍的事实。”(曹德迈《读<走进美国教育>有感》)特别是在目前的高考制度下,知识主要是依靠教师以演绎的方式灌输给学生的,是建立在大量重复性做题或机械记忆上的,缺少有意义的表征和内在联系。这种教育往下延伸是不折不扣的学前教育“小学化”、“成人化”。

  长期以来,传统文化对学前教育的不利影响也不容忽视。“在世界的华人社会,甚至包括韩国、日本等东亚国家的大众意识中,不同程度地对儿童的学习和发展有一种‘重成就、重学业、重知识’的倾向,从小背书包、学写字、做算式在东亚文化中是常见的,很多公众一直期待和支持他们认同的以知识学习甚至是读写算为主的幼儿园教育,这种期待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幼儿园教育。” (虞永平《找准幼儿园教育“小学化”的根源》)

  这种状况显然不可持续。英国《经济学人》最近发表文章,宣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来临:18世纪末在英国发起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机器取代了手工;20世纪初福特发明完善的流水线大批量生产,掀起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三次工业革命则正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其核心是“制造业数位化”,3D打印技术、大数据(bigdata)处理、智能机器是其典型代表。在这样一个大形势下,仅靠传统的教师灌输知识、学生死记硬背已经越来越不能适应知识爆炸、科技快速发展、社会复杂性日益增长的需要。从幼儿园到大学,教育变革势在必行,否则,“我们的学生越来越不能在21世纪的工作岗位上解决复杂的、协作的、动态的和分布的问题,这样我们就将在新世界中注定成为一个竞争力较差的社会。”(美,戴维·乔纳森《学会用技术解决问题》)

  变革教育的一条路径是将传统的教师灌输知识、学生死记硬背的方式转变成强调学生自己动手,积极探索,主动发现、解决问题,以及注重教育教学的生活化、操作化和情境化的教学模式。PBL契合这条变革的路径。

  二、何谓“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在学前教育被国家和全社会高度重视的今天,学前教育如何发展,如何办人民满意的学前教育,如何办有质量的学前教育,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问题。从政策层面来讲,国家出台的一系列学前教育纲领性文件为学前教育的发展指引了方向。《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指出:“遵循幼儿身心发展规律,面向全体幼儿,关注个体差异,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保教结合,寓教于乐,促进幼儿健康成长。……为儿童创设丰富多彩的教育环境,防止和纠正幼儿园教育‘小学化’倾向。”刘延东在国务院召开全国学前教育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也强调,“要遵循幼儿成长规律和学前教育规律,坚决防止‘小学化’、‘成人化’倾向。要为儿童创设丰富的教育环境,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注重让幼儿在与同伴和成人的积极交往中,通过观察探索、感知体验,享受快乐童年,促进个性健康发展。”

  从实践层面来讲,学前教育如何保证质量,如何遵循幼儿成长规律和学前教育规律,有赖于千千万万幼儿园园长和教师的探索,只有把学前教育纲领性文件精神与各地区、各幼儿园的实际,与幼儿身心发展的规律结合起来,把全世界的优秀教育理念和本土化的、民族的东西结合起来,才能找到每个幼儿园自己“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那么,什么是“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对这个问题无疑可以有各种理解,宏观来讲,做到上面说的两个结合无疑是“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但结合谈何容易,“有意义的学前之路”也并非只有一条路。在这里,基于前面所说的社会和科技发展的大背景,我把“有意义的”这个形容词等同于“基于问题或解决问题的”。正如著名教学设计专家戴维·乔纳森所说的那样,“从幼儿园到研究生院,任何一个课程、目标和学习目的,都应该要求学生去解决问题。换句话说,教育的唯一合法的目标就是问题解决。”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十分赞赏池丽萍园长对“基于问题学习(PBL)”的探索。

  三、PBL在幼儿园的应用:探索一条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基于问题的学习(PBL)是一种通过解决真实的问题获取知识、经验和技能的教学模式,它强调把学习设置到复杂的、有意义的问题情境中,通过让学习者合作解决真实性(authentic)问题,来学习隐含于问题背后的科学知识,形成解决问题的技能并形成自主学习(Self—directed leaming)的能力,对当前以重实践能力和创新能力为核心的素质教育改革具有启迪意义。PBL并非新生事物,它肇始于欧美20世纪60年代末的高等医学教育,因其明显的优势被广泛应用于商业、建筑、工程、法律、社会工作教育等领域,之后被吸纳进中小学教育,应用到幼儿园教育比较晚,可以说几乎是空白状态。

  池丽萍园长将PBL应用于幼儿园实践的策略,提出一种被修正的、适用于幼儿园的PBL教学模式,是具有极大挑战性的。我本人以前也关注过PBL,但觉得这一学习策略更适合成年人或中小学生,用于幼儿园实践则十分困难,因此对其并未深究。根据多年的实验研究结果、对幼儿园的现场观察和与池丽萍园长的讨论,特别是基于三个基本理据,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池丽萍园长是在探索一条有意义的学前教育之路。

  首先,这条路径是内生的,所谓内生的并非说PBL是池丽萍园长和深圳第十一幼儿园发明的专利,而是说PBL经过了池丽萍园长的多年探索,系统地消化、吸收,对PBL的基本要素提出了修正,以及应用于幼儿园教学的PBL扩展模型。这说明该园的研究不是一时冲动,盲目跟风,也非囫囵吞枣、食洋不化,这一点在幼儿园教育领域非常不容易。第二,这条路径是经过严密的实验研究和行动研究的,我非常惊讶于池丽萍园长在实验研究方面的素养,她在取样、实验设计以及实验控制等方面做得非常到位,研究的严谨性超越了一般的教育实验。除了实验研究外,池园长还采用了行动研究、案例研究等多种方法,相互对照和印证。三是这条路径已经获得了良好的效果。无论是池园长的研究,还是我的研究生做的实验研究,都证明PBL应用于幼儿园实践能有效地提高幼儿提出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合作学习的能力、元认知能力,能有效地提升幼儿的学习积极性和学习兴趣。

  正如20世纪英国著名的数学家、哲学家、教育家怀特海曾经说过的那样:教育培养人是个极其复杂的题目……对这个问题只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绝没有普遍适用而简单易行的办法。学前教育的复杂性、多元性、丰富性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像,PBL应用于幼儿园实践为学前教育发展开拓了一条希望之路,还有更多的路有待于我们去探索。

编辑:范范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