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听挪威幼儿教师谈教育

作者:黄璇(湖北省省直机关第一幼儿园)来源: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4-08-20点击:

  去年9月,我有幸接待了挪威泰勒马克大学学院(Telemark Universitv Colleze,Norwav)学前教育专业实习生在我园进行了半个月学习与交流。初见这四名“实习生”,我吃了一惊。虽然园长提前跟我打了招呼,说他们虽然是学生,但年纪比较大,因为崇尚终身学习,所以她们一边工作,一边进修。望着眼前这些有的比我妈妈还年长的“实习生”,我对“活到老,学到老”的口号有了更深的认识。这四位教师年龄从三十多岁到五十多岁,她们一边在挪威的幼儿园中工作,一边利用周末假期在大学学前教育系进修。她们待人真诚、善良,我们很快由陌生到熟悉。短短两个礼拜,我和她们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在无数次的交流与碰撞中,我的教育观得到了更新与升华。看着她们提供的挪威幼儿园幼儿活动的照片与视频文件,我们的教师更多的是感叹、好奇与不可思议。听着她们对我们的讲解与介绍,我们受益匪浅。

  一、深刻而彻底的“玩中学”,特别重视户外活动

  在挪威,孩子的兴趣是幼儿园(无论公立园还是私立园)开展各项工作的首要考虑因素。其中一位挪威实习生Anne Kari告诉我,她们幼儿园的教学计划都是围绕孩子的兴趣来设定的,例如去户外研究孩子们感兴趣的昆虫和植物。挪威地处北欧,一年四季气候迥异,而幼儿几乎每天都进行户外玩耍活动,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玩在孩子幼儿园生活中占据突出位置。在培养幼儿的过程中,玩是很重要一部分,也是一种最基本最原始的生活与学习的方式。挪威幼儿的玩分室内和室外,其中包含对各种事物的探究以及感知事物的过程。这四位在挪威幼儿园工作的教师都说各自幼儿园将“玩”这项活动放在显著位置。

  在挪威Dambratan幼儿园工作的Wenche介绍道:“我的幼儿园位于安静的乡下,离树林很近。孩子们按年龄分为1岁~3岁和3岁~6岁两个年龄段。对于3岁~6岁年龄段的幼儿,我们设有专门的户外活动课,每班幼儿会在树林里呆上大半天,每个班轮流进行,每隔两个礼拜换不同班的幼儿。由于树林距离幼儿园很近,所以树林里设有一间小木屋专门作为户外活动课的基地。在宽敞的活动区域里设有丰富多样的活动器械以及超越障碍训练场,这便构成了全学年健康体育领域与自然科学领域的中心部分。”

  在照片和视频中我看到挪威的孩子们经常身穿防水的雨衣雨鞋,有的在树林的泥坑里跳来跳去,有的围坐在湿土里扮演妈妈姐姐,有的在水泥地里“兴建水渠工程”,有的聚在一起用泥土烹制美味佳肴……他们身上满是泥土,小手脏兮兮的,却玩得不亦乐乎。在森林户外活动视频中,一幅幅温馨的画面让我记忆深刻,孩子们围坐在篝火周围,炉火上是碳烤的香喷喷的米糕,教师在孩子们中间讲好听的故事,助理教师在分发小零食。遇到了树林里横亘的小溪流,三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想办法用一根木棍做独木桥,三人互帮互助,合作渡过小溪这道难关。返回的路上,孩子们舍弃好走的平坦大路,而选择崎岖布满石子还淌着水的陡坡小路,他们乐意选择一条对他们来说更具挑战的回家路。这一个个背着登山包,穿着冲锋衣,带着帽子的小小冒险家们有的才刚满3岁。

  室内的玩耍同样有趣,七个三岁大的男孩子随意盘坐在光洁的地板上,教师坐在他们对面很近的距离,幼儿伸手就可以摸到教师。柔和的灯光洒在他们稚嫩的小脸上,我看到他们互相逗趣,模仿着大象唱着儿歌。没有桌椅横亘在孩子和教师之间,有的是溢于言表的亲密无间。另一幅画面定格在七个三四岁的女孩子身上,她们围坐在木桌前,在面包块上涂抹着黄油,她们觉得很有趣。挪威朋友告诉我这是在潜移默化培养幼儿合作精神以及感知有关多少、大小等数学方面的常识等。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玩中学、做中学。

  二、注重幼儿平等,包容幼儿的差异性

  挪威是一个多种文化并存的国家,文化的多样性同样影响着幼儿园。挪威的幼儿园必须平等地为每一位孩子提供一个丰富多彩、充满刺激与挑战,且适合他们文化背景的教学环境,不管这些孩子有多大年纪、是男孩还是女孩、能力强弱、社会家教背景高低、信仰何宗教或持什么样的人生观。也就是说无论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是什么民族,贫穷还是富裕,残障还是健全,幼儿园的大门永远为所有孩子敞开,而且幼儿园还要根据幼儿的文化背景提供适宜的课程。

  来自FJELLHAGEN幼儿园的Mehriie告诉我,她的幼儿园是典型的各种文化交融与碰撞的地方,百分之九十的孩子说着除挪威语之外的另一门语言。据统计,她的幼儿园一共有25种不同的语言,幼儿习惯于不同的文化传统与生活习惯。正因为如此,她的幼儿园里的教职员工重点培养幼儿的语言表达能力以及社会交际技巧,并且通常以小组形式开展相关活动,以期获得更好的成效。

  三、重视幼小衔接,避免“小学化倾向”

  Wenche拿起一张当地孩子第一天人学时的照片给我们介绍说:“在挪威,幼小衔接工作非常重要,幼儿园小学必须密切合作.为孩子从幼儿园升入小学的过渡创造良好的条件。而且幼儿园作为一个组织机构有其应尽的职责。幼儿从幼儿园升入小学的过渡衔接部分的教育教学计划应明确详细地列入幼儿园学年计划中。”

  谈到幼小衔接方面的教育教学计划和内容时,Wenche说:“我们并不是想在孩子幼儿园时期创造一个所谓的‘学生’,但是我们也明白,孩子在入学前掌握一些基本技能的重要性,这些我们说的技能,举例来说有社交技能,认识数字1~10,如厕自理,认识一些字母.孩子们通过经验积累和各种游戏与玩耍等方式掌握这些基本技能,做好人学前的准备。”

  四、幼儿法律保障体系健全,工作计划框架包含七大领域

  Heidi给我们详细介绍了有关挪威的幼儿法律保障体系,当地幼儿园规范条例法案是以挪威宪法、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以及联合国人权公约为依据拟定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中第一部分第12条规定:“缔约国应确保有主见能力的儿童有权对影响到其本人的一切事项自由发表自己的意见.对儿童的意见应按照其年龄和成熟程度给以适当的看待。”这一条已经被列入挪威儿童法案中。

  幼儿有权对幼儿园日常活动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 Heidi指着笔记本电脑屏上显示的挪威有关幼儿在园权利的相关规定,幼儿园应逐步给予孩子积极参与活动策划以及活动评价的机会。孩子的意见应按照其年龄和成熟程度给予适当看待。

  幼儿园的计划框架也是规范条例中的一部分,在工作思想、工作内容、工作任务方面提供指导方针,包含七大学习领域:1.交流、语言、文字;2.身体、运动、卫生保健;3.艺术、修养、创造力;4.自然、环境、科技;5.伦理、宗教、哲学;6.本土社区、社会;7.数字、空间、形状。

  五、幼儿园师幼比高,关注教育质量

  Anne Kari所在的Solbakken幼儿园为70人,幼儿年龄是1岁-6岁。母个班1名幼儿园教师,2名~3名助理。她的幼儿园逐步形成以幼儿健康饮食和体育活动为两大突出特色的幼儿园,“Togetherto health,hap-piness and movement.”(健康、快乐、运动一起来)是幼儿园的座右铭。

  Wenche所在的Dambratan幼儿园共有幼儿75人,年龄1岁-6岁,共有9名幼儿园教师,12名助理。师幼比是1:3.6 。 Wenehe告诉我们她的幼儿园周一至周五早上7点开园门直到下午5点孩子离园,早上8点提供所有孩子早点,但是有些孩子在家里吃完早点才过来。中午11点给所有孩子提供午餐,也包含水果。孩子们在14:30可以吃自己带过来的午点。 Wenche谈到她们的教师用拍照的方式记录工作,这些照片将出现在幼儿园的电子相册里。

  Mehrije所在的FJELLHAGEN幼儿园有将近100个0岁-6岁的幼儿,共有25至30名在岗人员。Heidi介绍说:“挪威最大的幼儿园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共有幼儿将近500名。一般挪威幼儿园都有一位园长,每个班配有一名教师,若干助理(根据幼儿人数确定助理人数)。幼儿园有其所有者,公立园是政府所有,私立园归家长、公会、教堂或商家所有。截止2009年12月15日统计结果,挪威共有幼儿园6700所,其中私立幼儿园3600所(占54%)、公立幼儿园3100所(占46%)。”

  幼儿园之间竞争激烈,幼儿园所有者们竞相提高自身办园质量以期吸引更多幼儿入园。Heidi给我们举例子说:“有很多小的幼儿园设在私人家里,有的设在农场里,还有的幼儿园每天一整天呆在森林里。有一所位于海岸附近的幼儿园甚至拥有自己的船只,每天出海活动。总而言之,我们这里的幼儿园都十分重视体能活动,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幼儿园晚上也托管幼儿。”

  这四名挪威实习生两个礼拜的交流与学习很快结束了,她们留给我的思考却太多太多,在她们趴在阳台地上与我园孩子互动游戏时,在她们提议孩子们全部睡在教室地板上听他们讲故事时,在她们不顾形象睡在地上给孩子表演《鸭妈妈和三只小鸭》的故事时……我闭上眼,脑海中就有很多很多这样的画面,感动于她们对幼儿教育事业发自内心的热爱,钦佩她们谦虚谨慎的学习态度以及让人耳目一新的教育观和教学手段。在一次次的交流中,不同的文化与思维方式相互碰撞,让我们互相吸收宝贵的来自遥远彼岸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幼教理念,在交流中分享,在分享中收获。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