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在中国本土化的分析

作者:baiju2020来源:网络时间:2013-07-09点击:

  摘要: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本土化的研究,包括理论方法、实践操作等方面都要表现本国文化的特性。本文试图从教育理念的本土化、实践操作的本土化入手,对奥尔夫音乐教学法进行本土化的分析。 
  关键词:本土化;奥尔夫音乐教学法 
  新千年以来,面对奥尔夫教学法在我国音乐教育界的推广使用。我们深深地领悟到:奥尔夫教学法.犹如一颗万能的种子,深深地扎根于不同的国度、不同的民族中,其原因应引起我们的思索。 
  教育理论本土化的过程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一个跨文化的交流过程,“任何一种文化的发展都需要以其自身的母体和适合它生长的土壤为‘基因’。异域异质文化之间的交流只有在本土文化的母体和土壤中找到生长点才能生根、开花、结果,最终被接受下来,融合进来,成为本土文化的新营养和有机成分。就是说,异域异质文化的交流结合,不是照搬,而是选择;不是叠加,而是重构;不是焊接,而是熔铸;不是改造,而是创新。”[1]奥尔夫音乐教育观念,结合其自身的文化特点,在不同国家、民族、地区的音乐教学实践中,不断创造出新的教学模式,这就是奥尔夫本土化的音乐教育理念。 
  笔者认为对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本土化的研究,应包括理论方法、实践操作等方面都要表现本国文化的特性,而不是不假思索的“全盘西化”。比如一些西方学者指出的,“因特网的力量最终表现在它让整个世界都像北美人一样去思考、去写。”[2]这样照搬西方带来的必定是对中西方文化交融的“水土不服”,丧失自我。 
  一、教育理念的本土化 
  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是语言、音乐、舞蹈以及相应的教育、表演行为方式的相结合的教育体系,任何一个教育体系的背后如果没有一个理论前提,那么就不会有合乎其教育思想的教学法及与此相对应的教学实践活动。“原本性,——作为奥尔夫音乐教育理念的核心,这也是人本主义思想在奥尔夫原本性音乐教育中的直接反映,这使得他并非是从一个音乐的形态或技术层面的简单、初始的角度来看待原本性,而是最终将它确立在自身发展的基础上来完整地认识其原本性。”[3]原本性的事物是没有时间性和地域性的,正是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立足于人类的发展,而不是局限在某一具体地方的文化价值观念,尊重全世界的民族音乐,才使其在全世界各处都可以得到广泛的理解、认同和发展。 
  此外,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的核心理念与《音乐新课程标准》所提出的十个理念很吻合,甚至可以说有些《音乐新课程标准》的理念是在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并将其与传统音教法进行对比,具体如下: 
  表1.1原本性音乐、课改新理念、传统教学法理念的比较 
  原本性音乐 课改新理念 传统教学法 
  综合性 
  参与性 
  娱乐性 
  审美性 
  本土性 
  人本性 
  …… 提倡学科综合 
  重视音乐实践 
  以兴趣为动力 
  以审美为核心 
  弘扬民族音乐 
  面向全体学生 
  …… 单一性 
  感受性 
  枯燥性 
  技能性 
  民族性 
  权威性 
  …… 
     从以上对比中我们可以清晰地比较出三者的共同点和不同点,传统教学法把技能性教育放首位,而新课标把音乐审美放在第一位,强调面向全体学生,强调对学生音乐兴趣的培养及音乐创造教学,提倡将音乐课程和其它艺术、非艺术课程相互融合等等,这些正是奥尔夫音乐教育理念的体现。因此我们更加有必要对其进行深入的分析和研究。 
  因此我们借鉴学习奥尔夫“原本性音乐”是完全有可能,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应采用“先钻进去,再走出来的态度”来学习,只有“钻进去”才有可能更深入的了解;只有“走出来”,因地制宜,才能创造属于中国特色的“原本性音乐”,为我们的教学服务,促进我们音乐教育的新课改。 
  二、实践操作的本土化 
  实践活动贯穿于奥尔夫音乐教学的始终,通过学生们亲自参与来获得认知、审美和人性的升华。而这种音乐教学法虽然诞生于德国,并没有因为是德国的教育观念,而不为世人所流传,正是因为其独特的实践性、开放性使得奥尔夫音乐教学法成为世界的、民族的音乐教育思想,并在具体的操作实践中得以本土化的发展。 
  透析奥尔夫音乐教学法理念,他的音乐教育不在于教师教会学生什么,而在于启发学生自身的音乐感,通过儿童的自身活动,把音乐与身体感受融为一体进行实践与即兴创作。他反对以教师“教”为主的授课方式,否定“强制性”的教学,主张让孩子在音乐进行中走、跑、跳、拍手、跺脚、游戏、表演、演奏乐器。因此这种教学具有实践哲学的基础。   正如埃里奥特所提出的,“音乐是人类多样化的实践活动,实践概念远非言语能表达。”[4]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奥尔夫传入中国,在其本土化的教学实践方面,国内音乐教育工作者们作过很多尝试,尤其是在节奏教学、乐器教学、身势教学等方面,不断地用所我们熟悉的童谣、寓言、古诗等创编出新的课例,进行奥尔夫教学本土化的实践探索。如中国音协奥尔夫委员会会长李妲娜老师在本土化的教学中,运用中国本土的乐器,如大鼓、木鱼等代替西洋乐器,创造了富有中国本土化特色的经典课例,如《春江花月夜》《春节序曲》《阿西跳月》等。对我国奥尔夫本土化教学起到很好的推动作用。 
  我国的音乐教育体制源于西方,因此,20世纪我国的音乐课程设置与教学模式深受西方工具理性和文化知识观的影响,在相当程度上存在着“专业化”“技能化”的倾向,实际上,冷静分析中西方音乐由于文化上的差异,音乐教育也应该有所区别。“如中国音乐追求顿悟见性,以感性来把握内部世界,喜欢用最少的文字表达最丰富的内容,以最少的笔墨来制造最动人的韵味,西方文化重实证、逻辑,强调理性教育;中国文化注重整体性,而西方文化强调主客分离。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决定了我们的音乐教育不能盲目照搬西方,因为音乐也是一种文化,我们应该认识到中西方音乐文化和教育的互补性。”[5] 
  从目前开放的世界经济体系以及全球文化的发展来看,我们在吸收他国文化养料的同时,也应当继承发展本土文化的遗产。二者相互融合,才能够产生独立的、具有生命力的成果。我们的基础音乐教育在借鉴外来优秀教育体系、学习他人优秀成果的同时,还必须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长处,真正做到取长补短、洋为中用,这就是我们要建立真正属于我国音乐教育体系的最终目标和任务。 
  具有了上以上洞察,将有助于我们真正的理解奥尔夫音乐教育的本质,克服在实践奥尔夫音乐教育时一些异化现象的产生。

编辑:守望学前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