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陈鹤琴教学法特色研究

作者:张传燧 戴文静(《学前教育研究》)来源: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3-12-27点击:

   [摘要]陈鹤琴是我国现代著名的幼儿教育家,他在长期教学实践中所形成的独具特色的教学法理论与操作体系,具有本土化、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的特色,不仅在当时产生了极大影响,对当前幼儿园教育教学改革仍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指导意义。

  [关键词]陈鹤琴;教学法;本土化;现代化;科学化;国际化

  一、陈鹤琴教学法的本土化特色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各种外国教育思潮纷至沓来,我国幼教界呈现出盲目抄袭模仿的混乱状况,幼稚园有宗教式课程教学、日本式课程教学、美国式课程教学,也有福禄贝尔、蒙台梭利式课程教学。陈鹤琴对这些现象极为不满,他尖锐地指出:“现在中国所有的幼稚园,差不多都是美国式的。幼稚生听的故事是美国的故事,看的图画是美国的图画,唱的歌曲是美国的歌曲,玩的玩具,用的教材,也有许多是美国来的。就连教法,也逃不出美国化的范围……要晓得我们的孩子并不是美同的小孩子,我们的历史、我们的环境均与美国不同,我们的国情与美同的同情又不是一律;所以他们视为好的东西,在我们看来未必都是优良的。[1]针对这些情况,他掀起了第一次真正由中同人进行的以教育改革为突破口的幼稚园教育改革。陈鹤琴先生从教育目标、课程体系、师资培训三方面着手,建立了较为完整的中国人自己的学前教育课程与教学体系,继而带动了整个幼教课程教学的本土化复归和现代化发展,使社会化学前教育这个西方近代教育文明之花在中国大地上落地生根,结出本土之果,形成了富有民族特色的“陈鹤琴教学法”。这种中国本土化的幼儿教学法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中国化的幼稚教育目的

  “活教育”是陈鹤琴吸取西方先进教育理念的营养、结合中国国情的一种另辟蹊径的探索。“活教育”的目的是“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2]“做中国人”就明确标明了人的民族遗传限制,对中国人实施的教育必不能脱离中国的实际,而应该建立在中国的历史传统和人文结晶之上。1927年陈鹤琴等发表中国化幼稚教育的宣言书《我们的主张》,提出了建立中国幼稚教育的十五条主张,勾画了中国化幼稚园的雏形,其主张的第一条便是“幼稚园要适应国情”。呵手以适合国情为指导思想,构建了一系列中国化的细致、可操作的幼稚教育目标,充分体现了其中国化特色。

  (二)本土化的幼稚园课程

  20世纪20年代初,陈鹤琴与他的学生张宗麟在南京鼓楼幼稚园进行课程实验,促使关注中国国情、关注中国幼儿、体现现代教育精神的幼儿园教学法在实践和实验中孕育并产生。鼓楼幼儿园根据本土季节的变化来设计课程,选择教材,提出了适合中国幼稚生学习的“五指活动”课程,倡导“单元设计教学法”和“整个教学法”,改变了幼儿同课程细碎、割裂的状况。在此基础上,强调教法要适应儿童的兴趣,采用游戏式的方法,并为此设计了许多富有中国本土特色的教具,如读法教学中的点数牌、挂图,算术教学中的点数牌、滚珠盘、旋珠盘、初学加法片等。1928年他们在反复实验的基础上,制定出幼稚园课程规划,此规划在第一次全同教育工作会议上被正式确定为中同第一个幼稚园课程标准。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全面学习苏联为止,我国幼教界通行的一直是陈鹤琴等人所创造的以本土季节变换为中心的活动课程,他们所编的中国化的幼儿故事、幼儿园设备标准等更使后人受益无穷。

  (三)适合国情的幼稚师范体系

  陈鹤琴认为,中国化的幼稚教育必须由中同化的幼儿教师来实施。1940年,陈鹤琴创办江西省实验幼稚师范学校,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进行“活教育”实验,强调教育与生活现实、社会现实紧密联系,逐渐构建起一个较为完整的适合中国国情的幼稚师范教育体系。

  二、陈鹤琴教学法的现代化特色

  首先,在课程设置上,陈鹤琴认为:“我们不能把幼稚园里的课程像大学的课程那样独立,什么音乐是音乐、故事是故事的,相互间不发生影响。我们应当把幼儿园的课程打成一片成为有系统的组织。”[4]因为生活是整个的、互相联接的,不能是四分五裂的。因此,他提出用“整个教学法”来进行教学,即“把儿童所应该学习的东西整个地、有系统地教儿童去学。”[5]主张根据儿童身心发展特点去编制活动单元,提出儿童健康活动、儿童社会活动、儿童科学活动、儿童艺术活动、儿童文学活动的“五指活动”新课程方案,进行相互关联的活动课程教学,即后来所说的“单元设计教学法”。笔者认为,当前我国幼儿园实行的“五大领域”课程很大程度上就是借鉴陈鹤琴“五指活动”课程思想建构的一种课程结构形式,二者一脉相承。而幼儿园当前正在实践探究的“主题综合教育”就是以“整个教学法”为理论基础的,是陈鹤琴“整个教学法”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并被赋予了鲜明的现代特色。

  其次,在教学方式上,陈鹤琴倡导活动的游戏教学。他认为:“儿童的生活可以说就是游戏”,[6]“幼稚园应当采用游戏式的教导法去教导儿童”。[7]他还提出游戏应当提供多数人活动的机会,以每个儿童都能参加为标准。这体现了陈鹤琴对儿童个别差异的尊重和教育公平的思想。教学游戏化以“做”为中心,是“做中教,做中学,做中求进步”。[8]“活教育”方法论的实际教学运用。在此,陈鹤琴强调通过“做”来连接教学中的主体与主体、主体和客体,使他们产生充分的互动,以促进“教”和“学”的共同进步。这些教学思想仍然是当前幼儿教育所努力倡导的。《幼儿同教育指导纲要(试行)》指出:“幼儿园教育应尊重幼儿人格和权利,尊重幼儿身心发展的规律和学习特点,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保教并重,关注个别差异,促进每个幼儿富有个性的发展。”

  再次,在师生关系上,陈鹤琴所提出的“做中学,做中教,做中求进步”的教育方法实际上体现了一种新型的师幼互动模式。“做”成为新型的师幼互动中的桥梁,教师与幼儿是一种平等、合作、互助的关系。教师通过身体力行表明和达成对幼儿的尊重和理解,儿童在“做”中可以充分地享有自由和快乐,同时教师的帮助和指导又给了他们以切身的、平等的关怀和帮助,使他们可以在快乐中获得最大程度的发展。“做中学”和“做中教”反对教师包揽一切,提倡师幼的合作与互动,强调“教”与“学”的辩证统一,而这些教学思想正是我们当前幼儿教育所大力倡导的。

  三、陈鹤琴教学法的科学化特色

  陈鹤琴认为:“若不知儿童心理而施行教育,那这种教育必定没有良好效果的。”[9]他认为,儿童具有爱好游戏、喜欢模仿、喜欢成功、易受暗示、好奇合群、喜欢野外生活、喜欢称赞等心理特点,据此,他在长期实验的基础上对幼儿教育的方法体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总结概括出了一整套适合中国儿童教育的科学的教学法。

  (一)游戏教学法

  陈鹤琴认为“喜好游戏”是幼儿心理的特点,也是“儿童的本性”。“儿童既然有这种强烈的本性,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动机去教导他。”[10]他认为通过游戏,不仅可以发展儿童的身体,培养儿童良好的品德,促进儿童的智力的发展,而且认为“幼稚园的课程又是很容易游戏仡的”[11],所以教育者“不要随意终止儿童的游戏”,要给儿童提供游戏的机会,指导儿童游戏。

  (二)整个教学法

  这种教学法以某科为主线进行综合教学,反对分科教学。这种方法适应儿童的心理特点,不至于使儿童学起来枯燥无味,增强教学的主动性和趣味性,使儿童在不知不觉中学到各种整体融合知识。

  (三)暗示教学法

  陈鹤琴认为儿童是好模仿的,易受成人的暗示。所以教育者要通过语言、文字、图画、动作等进行暗示,在无形中把知识传授给儿童。

  (四)小团体式分组教学法

  陈鹤琴通过研究认为,由于儿童存在着个体的差异性,使得相同年龄的幼儿智力不齐,兴趣不一。所以要因材施教,分组教学。

  (五)生活教学法

  陈鹤琴认为儿童教育的十分重要的特点就是生养过程与教育过程相统一、寓教育于生活之中。他要求教育者在儿童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都要自觉地利用其中的教育因素,对儿童生活的种种表现进行敏锐的观察和精心的思考,从平凡的儿童生活中发掘出不平凡的教育价值。

  (六)活的教学法

  陈鹤琴通过观察认为喜欢野外生活是儿童心理的特点,因此他主张幼稚同的课程要以“大自然大社会做出发点,让儿童直接对它们去学习”,[12]即“活的教学法”。这样,“儿童与环境和社会接触的机会愈多,它的能力也愈充分”。也才能“增加儿童的快乐,活泼儿童的精神,强健儿童的身体。”[13]

  时至今日,这些教学法思想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对幼儿网教育教学仍具有极大的指导价值。陈鹤琴富有科学性的幼儿同教学法理论和实践,为我圉幼教事业的科学化开辟了先河。

  四、陈鹤琴教学法的国际化特色

  (一)国际化的教育目的论

  “活教育”的目的论蕴藏着十分丰富的教育哲理,体现了民族性、时代性与世界性有机结合的学术旨趣。1948年,他对“活教育”目标增加了“做现代世界人”[14]的表述,实际上使目的论增加了面向世界的层次内容,体现出强烈的开放性,其理论内涵因此得以丰富和发展。他说:“中国是世界的一环,作为一个现代的中国人,他不但要了解中国社会发展的特质,他还要了解世界的潮流。他不但要为中国的民主独立而努力,他还要为世界和平而奋斗。”在“现代中国人”所应具备的条件中,他又增加了“要有世界的眼光”一条。他说:“有世界的眼光,才能做一个世界人。”他提出的“现代中国人”是要求做一个身体心理健康、有创造能力、有服务精神、有合作态度并有世界眼光的现代中国人――即具有现代化素质的新人。

  (二)国际化的课程论思想

  生活主义、自然主义、整个主义、单元主义课程是当时欧美幼儿园课程改革发展的几大特点和趋势。陈鹤琴认为,生活是整体的,因此课程必须是综合的。生活化的幼儿园课程,其组织形式也应该是综合的。他通过“单元教学”的课程形式,实现他的“整个教学法”思想,关注不同课程之间的综合和相互渗透。在课程环境的选择上,陈鹤琴崇尚自然,极为强调环境的自然性。在他看来,“大自然大社会是活教材”,社会环境和自然环境构成了儿童生活的天然,儿童在与环境的作用过程中,可以以最自然的方式获得大量直接经验并且掌握一些必要的与环境互动的方式和方法。陈鹤琴的这些课程思想及其实践与当时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幼儿教育课程改革发展趋向是同步一致的,反映出极强的国际化特色。

  (三)国际化的教学方法观

  陈鹤琴针对幼儿园里单一的教师讲授的集体教学的弊端,提出了“分组学习,共同研究”,“小团体教学”,“教学合一”等思想。他强调不但要对儿童进行分组,而且要在小组内部以及全班内组织“共同研究”,因为这样的“共同研究”可以使幼儿互相学习、互相帮助、相互激励,不但促进幼儿学习质量的提升,而且使他们具有合作等良好的学习品质。陈鹤琴的小团体教学思想与当时乃至今天流行的幼儿教育理论不谋而合。不仅当时杜威的教学思想以及道尔顿制、设计教学法、温纳特卡制等都强调“从做中学”和分组合作学习,就是今天著名的“瑞吉欧教学法”等也非常强调幼儿的分组学习、共同研究和实践活动学习。

  五、陈鹤琴教学法的操作化特色

  陈鹤琴教学法既不是全盘照搬国外幼教理论,也不是从概念到概念、从本本到本本,以“做人”为核心的活教育目的论、以“做”为中心的幼儿园活动论、四步(观察实验一阅读指导一发表创作一批评研讨)学习法、“五指活动”(健康、社会、科学、艺术、文学活动)课程、“十大课程编制原则”(民族性、科学性、大众性、儿童性、连续性、现实性、适合性、教育性、陶冶性、言语性)、十五条幼儿教育主张、十七条教学原则等构成的“陈鹤琴教学法”是一整套幼儿园课程教学思想体系,不仅具有强烈的时代感、民族性和科学性,而且来源于他长期的幼儿教育试验,符合中国幼儿园教育实际,具有很强的操作性。

  陈鹤琴的教学法思想蕴涵并开启了当代先进幼儿教育理论与幼儿园课程与教学实践结合研究(譬如美国加德纳多元智能理论、意大利瑞吉欧教学法等)的先河,是我国现代儿童教育思想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对当前幼儿园课程教学改革具有操作性很强的现实指导价值。

  主要参考文献:

  [1][2][3][4][5][6][7][8][9][10][12][14]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编陈鹤琴教育文集(下卷)[M].北京:北京出版社,1985年,第8、638、8、12、106、16、106、689、25、16、16、17页

  [11]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编.陈鹤琴全集(第二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87年,第35页

  [14]郭齐家.中国教育思想史[M].教育科学出版社,1987年,第469页

  (张传燧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戴文静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课程与教学论专业2004级硕士研究生)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