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多元化课程建设与教师专业发展

作者:陈思(《幼儿教育》)来源: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4-02-19点击:

  发展多元化课程与促进教师专业发展是建设优质幼儿园教育不可缺少的两个方面。应该说,优秀的教师是多元化课程发展的前提,而多元化课程为教师提供了最具挑战性的环境。

  在“2008 儿童教育与发展论坛”第二分论坛上,南京师范大学刘晶波教授,华东师范大学张明红副教授、施燕副教授,西北师范大学王冬兰副教授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幼儿园园长、教师一起,围绕“多元化课程建设与教师专业发展”这一主题,以理论联系实际的方式,探讨了来自幼教第一线的问题及其对策。

  一、多元化与园本化:在探索中前行

  上世纪90年代末,幼教界就开始了多元化幼儿园课程改、革的探索。如何使课程体现个性化、现代化、园本化,教师、园长们在幼教第一线积累了宝贵的经验,也遇到了很多问题。

  无锡市梅村中心幼儿园园长介绍了“班本化”课程改革实践。该园以动态建构学科内容、个性化组织实施策略、多元化评价方式等对原有的课程进行了改革和创新。动态建构学科内容是指教师在不脱离课程蓝本的前提下,根据幼儿的生活实际,关注幼儿关心的社会热点,发掘有价值的兴趣点,充分利用社区资源和家长资源等,在课程实施过程中讲求创新发展。个性化组织实施策略则是指教师不照搬教材,而是根据幼儿特点实施有特色的班级活动。多元化评价方式是指在以往档案袋等评价方式的基础上开发综合评价方式。幼儿园要求中、大班两个年龄班以“小舞台”形式展示每个主题,所有幼儿都必须参加,邀请家长、主持活动等工作全由幼儿负责。

  针对该园的“班本化”课程改革实践,张明红认为,教师在课程中并非只有实施权,也有决定权。刘晶波认为,在教育过程中,教师的自由度和理念决定了课程实施的质量。她还和大家分享了她在以前研究中涉及的“教室负责制”。即作为责任教师如何负责一个教室,考虑师幼互动,使课程和幼儿的互动达到最佳效果。

  刘晶波自然而然地将话题导向“园本化课程”。在向在场的教师进行简单调查之后,她发现约有十分之一的幼儿园进行了园本化课程改革。刘晶波请她们分别谈了园本化课程的建构情况。

  来自西安和北京的幼儿园园长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园本化课程的实施对教师素质提出的高要求和巨大挑战。如幼儿会有很多问题,但很多教师对幼儿的提问缺乏预见性。从以前直接告诉幼儿答案,到后来让幼儿自己发现、引导幼儿探索,教师的角色转变了,但有的教师还不能很好地适应。一位来自北京的幼儿园教师也认为,园本课程在内容选择和课程实施方面都给了教师很大的自主权。一些经验丰富的教师会根据自己在实践和课题研究中的积累进行创新,而新教师对教育价值的判断往往不是很准确。

  在讨论中,王冬兰介绍了她参与的一项园本化课程研究,即在实施园本化课程过程中“边实施,边改进”,促进教师专业成长。张明红和施燕则介绍了上海市幼儿园进行园本化课程改革的历史沿革,幼儿园从最初的“特色教育”开始,一步步将特色融入课程和教学中,构建完整的园本化课程。

  其间,来自河南的一位园长提出“园本化课程”和“课程园本化”是有差异的,“课程园本化”是在原有课程的基础上做一些改动。也有教师提出,现在的幼教工作者太注重科研和课题,对幼儿的发展关注较少,并建议大家跳出原有的思路,专注于对幼儿发展有益的课程。

  太湖托幼实验中心的教师谈到了自己的困惑。她认为,课程的建设离不开教师的专业成长。教师作为课程实施的主体,其水平高低直接影响教学目标的实现,多元化课程改革需要教师有很高的专业素养。专家们由此将话题引入了分论坛的另外一个关注点:教师专业发展。

  二、教师专业发展:从新手到骨干

  无锡市峰影幼儿园园长向大家介绍了以园本教研引导教师专业成长的案例。该园借助活动引导教师自我反思,在关注幼儿发展的同时关注教师的发展,在传统与创新、特色与发展、幼儿园与教师等方面进行了思考。

  在座的年轻教师们踊跃向园长们探寻提高专业水平的良策。他们反映,新教师目前面临挑战:分科教学还没过关,就要实施整合课程,感觉自己能力不足。

  一位园长表示,教师的专业成长还与很多社会问题有关。比如现在的新教师是独生子女,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自己还是孩子,有很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问题是以前没有出现过的。现在的师范生讲究“通识教育”,不讲究专业背景,这在幼儿园教育中似乎并不适用,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一位来自南京的园长也表示,如何引导新教师的专业化成长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新教师的流动性很大,培训强度和难度都是值得考虑的问题。目前该园的做法还很传统,一方面加强对新教师的考核,另一方面通过园本教研促进新教师的成长。这位园长的主要困惑是:如何让园本教研更具有系统性。

  王冬兰认为,教师的专业化成长和在职培训有着紧密的关系。园长和教研管理者应该强调教师的自我学习,如李季湄教授所说,幼儿园教师应该养成读书的习惯。另外,教师专业成长中也应该强调同伴互助。王冬兰举例说,兰州某幼儿园就有“名师工作室”,通过师傅带徒弟、经典教学的研修和专家引领,教师的专业得到了有效的发展。

  张明红指出,不仅是新手教师,很多处于高原期的中年教师甚至教研员也存在专业成长方面的困惑。可见,每个阶段都有研修的任务。教师的专业成长可能是在课堂中,也可能是在自身不断的学习中实现的。

  在座的园长们认为,很多骨干教师成长到某一阶段就很难再有突破,容易固步自封,这与价值观有关。

  刘晶波指出,现在教师专业发展领域里已经有很多成型的理论,老教师、管理人员、新手教师和处于高原期的教师都可在这个框架中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有效策略。实际上,教师专业发展的问题是和幼教机构的负责人的观念密切相关的。某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教师专业成长的领域有很多内容可开展。比如长期和短期的培训,甚至学历培训等。教师的专业成长应体现在对幼儿的领悟能力更深刻,对教育的整体把握和协调更到位,在处理一些事件时反应更迅速。

  三、课程评价:在多元中坚持主线

  在讨论的最后阶段,许多园长和教师都提到了如何评价课程的问题。一线教师对这个问题大多感到比较困惑。

  刘晶波认为,教师不能回避对自身教学工作的评价。教师应善于反思教学目标是否达到,怎样达到;如果没达到,原因在哪里。现在针对幼儿的评价五花八门,刘晶波认为,评价一定是和教师的教学计划挂钩的。一个好的评价必然是由一个步骤清楚、真正有教育目标的计划开始的。评价的模式分为横断评价和纵向评价两种,在横断式评价的过程中必须有纵向式评价。通过横向比较,教师可以了解某幼儿处于群体中的哪个位置;通过纵向比较,教师可以判断幼儿和过去相比是否有进步。刘晶波指出,普遍性的评价有助于教师了解自己需要帮助幼儿达到怎样一个最基本的状态。评价既是绝对的也是相对的。如果评价太多元,也可能会莫衷一是,这就提醒我们在多元的视野下仍然需要一个基本的判断,一条主线。在当前,幼儿园要学会选择,学会取舍。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