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瑞吉欧教育体系的理论基础和方案教学

作者:龚晖 郑蓉 程志宏来源:《早期教育》(转载于中国幼儿教师网)时间:2014-08-29点击:

  瑞吉欧教育体系源于意大利北部小城瑞吉欧·艾米莉亚。在过去三十年中,住在这个社区的教育工作者、家长与社区居民一起胼手胝足,发展出了一套独特与革新的哲学和课程假设、学校组织方法,以及环境设计的原则,我们称之为“瑞吉欧·艾米莉亚教育取向”(the Reggio Emilia approach)。

  (一)瑞吉欧教育体系的理论基础

  瑞吉欧教育体系的形成,除了受意大利自身学前教育传统及战后左派政治改革的影响外,也深受欧美主流进步主义教育思想及皮亚杰和维果斯基等心理学家的建构心理学的影响。

  1.欧美主流的进步主义教育

  瑞吉欧教育体系的创始人马拉古奇认为,该体系的建立曾受到过许多思想家、教育家的影响,其中主要有杜威、克伯屈、艾沙克斯等一些欧洲和美国的进步主义思想家的影响。杜威是进步主义的代表人物,他对瑞吉欧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理念。瑞吉欧的创始人马拉古奇说:“在我们的教育体制中,最基本的就是以幼儿为中心……”。教育应尊重儿童的身心发展的特点,儿童必须有自己的空间,成人不能对儿童施加权威,成人是儿童生活的引导者和支持角色。(2)教育应鼓励民主与合作。这在瑞吉欧的儿童观、教育观以及学校实行的社区式管理中都得到充分的体现。教师根据儿童的兴趣、需要与儿童一起开展教育与学习,学校的教师、家长、社区的代表共同参与学校的决策和管理,民主、合作的精神和态度体现得非常明显。(3)“做中学”的思想。这为瑞吉欧的“项目活动”的开展提供了奠基石,倡导由儿童决定活动目的,儿童自己制定计划,自己进行活动,自己进行评价。

  2.皮亚杰和维果斯基等心理学家的建构心理学

  皮亚杰的发生认识论指出,知识来源于主客体的相互作用,活动是促使儿童主动学习的基础。这种相互作用的活动观自然体现在瑞吉欧教育体系中。维果茨基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是人高级心理发展的源泉和动力。因此,他强调社会交往在儿童心理发展中的重大作用。瑞吉欧教育非常重视每一位幼儿与其他幼儿、教师、家长及周围的社会文化环境之间的关系与互动。维果茨基的“最近发展区”理论对瑞吉欧的多元化教育理念、科学的目标定位、优化的教育环境及合理的评价方式等也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正是有了这样的文化和理论基础才孕育出了瑞吉欧课程。以下简单介绍一下瑞吉欧的方案教学。

  (二)瑞吉欧的方案教学

  1.方案教学主题的来源

  瑞吉欧的教学法与方案教学都是通过一个个主题将教学内容串起来,在连续一段时间内使活动的内容都与主题有关。而主题通常来源于儿童的日常生活与经验,来源于儿童的兴趣,来源于课程指导手册中教师为幼儿选择的相关主题路径,来源于教师对儿童的观察、倾听、了解,或教师的经验与社区的资源。例如,关于“恐龙”的主题就是来源于幼儿的生活,是幼儿感兴趣的一个话题。

  2.方案主题网络的编制

  一旦主题确定之后,便进入了主题网络的编制。主题网络是一种由许多与主题相关的小于题编织而成的放射状的图形,它把各种资料都纳入到主题之下的各子题内。如进行“恐龙”主题时,就可以以“恐龙”为核心概念,向四周作放射性的小子题,如“恐龙的演进”、“生理习性”、“恐龙与人们的生活关系”等等,再依照每一个小于题进行“放大”,作再一次的生发。如“生理习性”又可发展为“恐龙的食物”、“恐龙的体积”、“恐龙的行为”、“恐龙的生活习惯”、“雌雄恐龙”等。“恐龙的演进”又可生发出“恐龙的起源”、“恐龙的消失”等等。

  主题网络的编制可以明确主题探索的范围,往往由教师与儿童共同完成。需要说明的是,关于主题网络的编制,瑞吉欧的教师不一定把它写在纸上,而往往是在头脑中进行的,是在脑力激荡后形成的。

  3.方案的实施

  (1)关于“恐龙”方案的最初情境:

  一个秋天刚刚开学的时候,瑞吉欧的教师们注意到五六岁的孩子带来了很多恐龙玩具。当教师发现他们对恐龙的兴趣非常浓厚,而且也认为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加深他们对恐龙的进一步认识,于是教师们决定开始与幼儿进行深入的恐龙研究。

  (2)教师们讨论方案可能进行的方向:在孩子们尚未正式开始进行方案之前,教师们要先讨论关于方案的各种可能性、假设及方案可能进行的方向。内容包括:(1)提出一些启发性的问题,用于和幼儿的第一次讨论中;(2)预定通过与幼儿的谈话,了解与评估幼儿对恐龙的演进、生理习性、行为、生活习惯等初步的认识程度;(3)讨论如何鼓励幼儿以使他们产生观察、提问、建议与假设的欲望,同时让幼儿设定方案的初步方向;(4)讨论教师如何不断地合作以对方案进行关键性的影响,等等。

  (3)方案的进行:(1)方案教学的第一步是建立包括小组成员在内的小社区,发展出对“我就是我们”的认同感,强调团体学习;(2)鼓励幼儿表达对“恐龙”的认识一一绘画;(3)教师与孩子的谈话与讨论;(4)教师记录与分析;(5)查阅资料;(6)与亲朋好友一起分享;(7)制作恐龙;(8)测量与绘制一个实体大小的恐龙。

  从上可以看出,在整个方案进行的过程中,涉及了关于方案执行时的提问、谈话、假设、观察、操作、阅读、实验、建构、绘画、黏贴、制作、测量及角色游戏等调查、建构和戏剧类三大活动。教师都是在相信孩子有潜能的前提下,在适当的时候介入孩子们的活动,并进行指导,他们始终扮演着材料的提供者、活动的帮助者与向导、伙伴和研究者的角色,从而使方案对孩子们提出了最大的挑战,也最大限度地促进了孩子们的发展。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