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High/Scope课程的评价

作者:钱峰来源:苏州高等幼儿师范学校(转引自中国幼儿教师网) 时间:2015-02-28点击:

  课程评价是美国评价专家泰勒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发展起来的一种评价模式,受杜威、桑代克和贾德等教育学家的影响持续了“八年研究”而形成,又称泰勒模式。由此,评价成为课程编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与教学整合在一起,为改进课程服务。泰勒评价模式关注的核心是:学校应该追求哪些教育目标?如何选择有可能有助于达到这些目标的学习经验?如何组织学习经验使教学更有效?如何评价学习经验的效果?目标导向是泰勒评价模式的关键。其后众多的研究者在泰勒评价模式的基础上展开了深入持久的实践研究,以不断丰富和发展课程评价的理论体系并广泛应用于课程的评价实践。课程评价也从仅关注目标转入到教育的全过程。正如桑德斯所说:课程评价指的是研究课程某些方面或全部的优缺点和价值的过程,包括教育经验的设计、需要、过程、材料、目标、环境、政策、各类支持措施以及结果,是使用一定的方法,对正在进行的课程活动的组成要素及其各个过程环节的全部或部分收集资料给予价值判断的过程。当前,课程评价的主要模式有:目标评价、差距评价、CIPP(背景、输人、过程、成果)评价、回应评价和解释评价等。随着课程评价研究的不断深入,课程评价的科学化水平不断发展完善,如评价的维度深度信度、标准量表量具的开发培训使用、真实度和操作度以及关注回馈后的持续发展.等等。

  幼儿园课程评价也从最初的对照常模去比较获得对儿童的知识和能力评价走向了关注发展、过程和多元化的评价方式。即淡化比较和选拔,以活动促进发展,关注学业、认知和社会化的全人发展。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幼儿园课程评价实质就是对幼儿园当前实施的课程方案(计划、项目)的一种特定评价,它是动态的过程,通过运用一定的方法,对课程的组成要素(环境、计划、活动、结果等)收集资料并给予价值判断,从判断中反馈并调节课程的编制和计划、活动和组织方式方法及实施途径,等等,从而使课程的各个环节都指向最有效地为儿童的发展服务。评价涵盖了和方案相关的所有人员、组织、管理和资源的集合体。

  High/Scope课程的评价模式就是一个真实有效涵盖整个课程环节并完全指向于儿童发展的评价模式。

u=573116836,320117951&fm=21&gp=0_副本.jpg

  一、真实性的评价

  真实的评价基于课程活动的真实场景中孩子们的表现,它不是实验的、测试的或重复训练后的再演,也不是被教师预设的孩子们的见机行事,而是活动的自然状态。为了收集真实的资料以便对孩子进行发展评价,High/Scope课程主要采取了以下方法:

  1.客观的观察。要监测儿童的发展进程,关注儿童关键发展性指标在活动中的表现情况,最恰当的方法就是对儿童进行观察。观察中成人可以发现儿童独特的特点:能做什么、怎样接近问题、如何解决问题、儿童的自得其乐;儿童达到了什么水平、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成人应怎样从儿童的角度去认识儿童;如何帮助他们发展。

  2.用轶事记录法收集信息。把儿童真实的行为通过观察记录下来,有利于了解儿童持续的变化、发展,做出评价和判断,也有利于教师调整活动计划并设计出具有支持性的有挑战的教育经历。通过每周对每个孩子的若干次观察记录,教师轮流合作定期回顾轶事记录,并确定每个孩子的行为都被记录到《儿童观察记录量表》的各个条目下。主要内容为:孩子的活动、关键发展性指标的体现和欠缺。

  3.真实有效的评估工具。《儿童观察记录量表》有6个条目32个观察项目,每个观察项目下有5个发展水平。通过全年持续地记录儿童的活动轶事,定期记录计分。所有记录操作者都经过严格的培训。为了对儿童的发展进行更有针对性的评估,课程还设计了《早期阅读技能评估量表》等一系列评估关键发展性指标评估工具。为了确保真实性和有效性,在对儿童早期阅读技能的评估中,将理解、语音意识、字母原则和文字概念等作为关键发展性指标,以儿童故事书形式开展标准化的真实评价。成人利用向儿童读故事书的活动,引导儿童参与对话,向儿童提出一些有关故事书以及故事内容的问题。根据儿童的回答和评论,成人获得原始数据并对早期读写的发展水平进行评估。使用这种真实的方式评估读写的关键领域比结构化的测试更加有效并吸引儿童。由于儿童不感到有压力从而保证了评估的真实有效。

  二、整体项目的综合评价

  在桑德斯对课程评价的定义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明确一个事实:即活动的设计、儿童的需要、环境的创设、材料的选择、师生间的互动情况、家长的参与程度、教师的专业情况和项目的管理等都是影响课程的因素,整体地关注项目进行评价可以提高课程评价的真实度。

  High/Scope课程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知道,一个好的课程要评估儿童所在的早教项目提供的教育经验,指向的是整个项目而不仅仅是儿童的表现,为此应扩展评价的维度、广度和深度,提高评估的效度和信度。在《项目质量评估量表》中,评价的内容涉及两个层面7个部分63项,每一项的评分范围从最低到最高共分成5个质量水平。包括“教室观察”层面的学习环境、一日流程、师幼互动、课程设计和评估,以及“机构观察”中家长参与和家庭服务、员工资质与培训、项目管理。

  “教室观察”层面的评估体现为:1.学习环境的评估。安全健康;教室区域划分适合儿童的发展;区域空间安排合理、协调、便于活动;户外活动区域空间、器材充足并能支持各种游戏;教室活动区域材料充足、具有真实性、操作性、开放性,对儿童有吸引力;材料多样化,有文化差异,有家庭特点,能反映社区文化:有儿童的作品展示。 2.一日常规的评估。建立一个一致的一日流程,儿童知道这个流程;各部分时间分配合理;每天都有时间供儿童制定计划并向成人表述计划、发起活动并实现他们的目标、回顾活动与成人和同伴分享、开展能拓展兴趣和发展的小组及集体活动:过渡时间合理、儿童有固定的整理时间、有零食和用餐时间、有社会交往的机会;每天有户外活动的时间参与不同的体育活动。3.师幼互动的评估。满足孩子的生理需要;尊重孩子的情绪表现;营造温暖的环境氛围;使用多种策略发展孩子的经验;以伙伴身份参与孩子活动;鼓励、促进、支持、拓展、认可儿童活动;儿童有机会运用材料,并不排斥让儿童介入冲突解决问题。4.课程计划与评估。用综合性的、符合要求的课程模式和教学方法指导教学实践;团队协作、分担实施;坚持观察记录;为不同的孩子制定教学计划;定期使用工具评估儿童发展。

  “机构观察”层面包括评价家长参与和家庭服务的10项指标、评价员工资质与培训的7项指标和评价项目管理的7项指标。如果说“教室观察”层面的评估更多指向的是教师如何在课程中促进儿童发展的话,那么“机构观察”层面的评估使得评价更完整地指向了整个项目的实施。

  由此可见,High/Scope课程采用的是一种综合性的评估,检查的是早期教育项目质量的所有构成要素,包括了教室里的活动与互动、与家长的关系以及机构管理者的实践与政策,等等,参与评估的人员在接受课程项目提供的专业培训后能有效、可信、准确地进行项目评估。

  三、指向应用调整和持续发展的评价

  斯塔佛尔比姆反思自己的评价实践认为:课程评价不仅应关注影响环节和成效环节,同时也要增加对可持续性和可应用性环节的评价和思考。这预示着课程评价的终极目标是指向课程的发展即儿童的发展,强调评价的形成性、经验性和非竞争性。

  用《儿童观察记录量表》分析儿童轶事观察记录,用《项目质量评估量表》进行“教室观察”和“机构观察”的评估,可以发现大量的指标指向于调整活动、想法、计划等表述,而指标的层级本身就是按照儿童经验持续发展的过程来设计的。因此课程的评估不是为了获得评价静态的结果,而是为了更好地监控、监管、研究、调整和发展课程,以期让儿童在课程中得到持续的最优化的发展。当然这种发展和High/Scope教师的自我评估和调整、员工的支持和监管、机构的管理和对课程的持续研发是密不可分的。

  虞永平教授曾经指出:评价经验化、窄化、微观化和评价主体单一化是我国幼儿园课程评价的主要问题,我们期许在High/Scope课程的启发之下,加强对课程评价方案的研究,提高课程评价的科学化、专业化水平,以更好地提高幼儿园课程建设的实效。

  【参考文献】

  [1]High/Scope官网,www.highscope.org.

  [2][美]安•S.爱泼斯坦著,学前教育中的主动学习精要——认识高宽课程模式[M].霍力岩等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12.

  [3][美]安.S.爱泼斯坦著,有准备的教师——为幼儿学习选择最佳策略[M].李敏谊等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12.

  [4][美]埃文斯著,你不能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幼儿间的冲突解决[M].洪秀敏等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12.

  [5][美]安•S.爱泼斯坦,苏珊娜•盖斯莉著,我比你大,我五岁——学前儿童数学能力的发展[M].霍力岩等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12.

  [6][美]安•S.爱泼斯坦,伊莱•特里米斯著,我是儿童艺术家——儿童视觉艺术的发展[M].冯婉帧等译.教育科学出版社,2012.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