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中国幼儿教师制度初探

作者:泽清来源:中国青年网时间:2012-11-01点击: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在通报温岭虐童事件时同时公布数据称,当地幼儿园里约四成老师、共四万余人没有教师资格证。事实上,由于中国学前教育长期处于从业门槛低、公办民办差异大等等的尴尬境地,导致了整体幼教水平的参差不齐,最终带来的危险仅靠单个案例入罪是难以根本解决的。
  2010年11月21日,国务院出台了加快学前教育发展的《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简称“国十条”)促使中国幼儿教育大发展。大量幼儿园新建与扩建使师资不足的问题更为突出。根据《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规定,中国幼儿园的毛入学率应从2009年的50.9%逐步提高至75%。而依据全国现有13.8万幼儿园的“存量”,未来十年至少需要新建7万所左右的幼儿园,方能容纳扩招的1400万名适龄幼儿。
  这就意味着,未来十年,中国幼儿园大约需要纯增47万个班。按照每班“两教一保”配备,新增的教职员工总数至少在140万以上。根据“乐富教育研究院”《2010-2011年中国学前教育发展报告》的调研数据显示:北京市未来三年幼师缺口近1.4万人,每年幼师毕业的教师却只有900人;而湖南省现有在园幼儿142万人,当前师资缺口就达16.5万人。如果将现有的52.7%的毛入学率提高到《规划纲要》规定的75%,全省缺口将超过30万人。
  根据国务院于2003年1月转发教育部的《关于幼儿教育改革与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规定,“要依据《教师资格条例》的有关规定,实行幼儿园园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严格实行持证上岗。要实行教师聘任制,建立激励机制,提高教师队伍的素质和水平。 ”
  但由于缺口增大,以及各地方教育部门资格审查及评估制度的执行不力,全国各地普遍存在幼师“无证上岗”现象。山东省教育厅在近期抽查了17个地市194所幼儿园后,也公布结果称:53%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教育部认可的教师资格证书,17%的园长没有取得园长任职资格培训证书。仅青岛市当地16000多名幼师中,就有六成没有幼儿教师资格证。
  即便是幼师“证照齐全”,整体学历水平偏低的现状则直接影响了幼儿教师的素养。
  据2002年教育部统计,全国幼儿教师学历主要集中在高中毕业、专科毕业、高中毕业一下三个水平,分别占到总数的57.98%、33.32%和6.34%,而广大县镇农村地区,高中毕业以下的幼儿教师在幼师队伍里占更大比例。
  根据张雪萍在《对武汉市幼师生源质量的分析与思考》论文中对武汉幼儿师范学校及某中等职业技术学校的新生入学总成绩的统计分析中,低分学生从1995年的0.01%逐年增长至2004年的60.41%,而高分学生则从46.61%%下滑至0.23%。而在中国各省,以初中生为招生对象的中专幼师和职高幼师招生线多在普通高中以下,生源大部分是普通高中升学无望的学生。
  除此以外,教师编制问题引发的公办、民办幼儿园待遇差异过大,也让多数教师难以忍受。
  早在1992年,《全国教育事业十年规划》就提出,“学前教育应以社会各界共同办学为主”,至200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国家对民办学前教育长期实行“积极鼓励、大力支持、正确引导、依法管理”的政策。截止2007年,中国民办幼儿园达到77616所,占全国幼儿园总数的60.1%。
  与公立幼儿园的教师“国家事业单位编制”方式聘用不同,民办幼儿园的教师均是以“非事业单位编制”的方式被聘用。尽管根据《民办教育促进法》的规定,“民办学校聘任的教师应当具有国家规定的任教资格。民办学校应当依法保障教职工的工资、福利待遇,并未教职工缴纳社会保险费。”但由于民办教师待遇通常是由所在学校自行决定,因而这也意味着民办教师已不具备“教师”的身份和地位了。
  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福利全无保障,广州民办幼教月均收入与公办幼教相差高达4000元
  与各地政府部门主管下的机关幼儿园每年能够得到的巨额政府拨款不同,部分单位附属幼儿园在编人员的工资还需自筹资金解决,私立和民办幼儿园教师的工资福利更是没有保障。而在贫困、偏远地区,许多民办幼儿园教师没有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月收入有的仅仅相当于当地政府向低保户发放的困难补助金。
  2011年,广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对广州市200多所不同类型幼儿园的6857名教师进行抽样调查显示,有六成幼师月薪在901-2000元之间,公办与民办幼儿园的月均收入差距达4000元。而同年,广州10所市属机关幼儿园一般预算支出总额高达1.05亿元,较上年增加约2393万元。
  以黑龙江省为例,2010年全省幼儿园园长和专任教师总数为29360人,其中在编人员数10386人,非在编人员接近三分之二。对此,长春市教育局曾对媒体回应道,公办幼儿园编制增加数千个就意味着,按现在的薪酬标准,政府一年的财政投入将增加一亿元左右。
  2010年11月21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 》中规定“结合本地实际,合理确定生师比,核定公办幼儿园教职工编制,逐步配齐幼儿园教职工。健全幼儿教师资格准入制度。”但是对于民办幼儿园教师的身份问题如何解决语焉不详。
  低收入下的巨大的工作压力,以及职业认同感缺失,导致幼师群体严重的负面情绪。根据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学冯晓霞教授和梁慧娟博士通过问卷调查和访谈,对北京市50所不同体制幼儿园的447名教师进行的调查显示,虽然因工作重压下产生的身心疲劳与耗竭的状态呈严重倦怠的幼儿教师只占2.9%,但出现明显倦怠倾向的教师人数却达一半以上。按被调查教师所选题目的百分比排序,幼儿教师的职业倦怠依次表现为疲惫不堪(88.5%)、担心出事(86.7%)、焦躁不安(65.9%)和经常只想一个人呆着什么话也不说(65.6%)。
  而职业的认同与发展也是幼师产生倦怠情绪的重要方面。2008年全国59.25%的专任幼儿园教师未评职称,其中农村幼儿园教师有71.67%没有职称。而2008年小学教师没有评定职称的比率仅为5.78%,目前中国尚未建立专门的幼儿园教师职称及评定系统,而民办幼儿园教师的职称评定更是处于一种无人管的状态,很多民办、农村幼儿园教师连身份都得不到确认,更无从谈起评定职称的资格。以广东为例,全省15. 2万幼儿教师里,有11.4万教师没有评上职称,占75%。
  以此来看,在这个基本年龄处于30岁以下、社会成熟程度和抗压能力都偏低的群体中,负面情绪本就难以化解。加之长期监管缺失,掏钱送孩子去幼儿园难保不是“被虐待”。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