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公办幼儿园涨价要“涨得合理”

作者:齐鲁网来源:齐鲁网时间:2012-07-18点击:

  严禁幼儿园收取赞助费、与学位挂钩的捐资助学费和借读费,广州终于“出招”了。昨天,广州市教育局向媒体公布了关于《广州市深化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方案》3个配套文件,在确保“三严禁”实施的前提下,公办园12年来首次提价,其中,全日制省一级公办园每月保教费1050元,上调了780元;寄宿制省一级公办园每月保教费1575元,上调了1155元(7月11日《南方都市报》)。

  不管是从公益性还是从普惠性的角度看,学前教育都必须在坚持不盈利、不增加幼儿及其家长负担的原则基础上,实现办学成本低廉化、办学质量一流化。而从操作意义上看,在确保“三严禁”的前提下,对公办幼儿园首次实行涨价,从而实现公办幼儿园规范办学并最大程度的保证公益性和普惠性,确实值得期待。但关键是,在这里笔者还有一些疑惑在心头久挥不散,那就是对于公办幼儿园而言,现实中是否确实需要涨价?涨价的理由是什么?涨价到底应该涨到什么水平?由教育职能部门单方面宣布调价以及调价幅度是否合适?

  公办幼儿园原来之所以一直位于人人称羡的“物美价廉”地位,一方面是财政负担了其必要的师资工资福利、办园成本开支等负担,另一方面则是财政资金无偿的扶持让办学成本大幅度削减。在财政资金单单回顾少部分特殊学前教育对象引发社会关于支出不公、涉嫌影响财政资金公共属性的质疑下,随着学前教育发展的提速以及对其公益性、普惠性以及教育公平的追求,财政公共资金必然逐步退出或者削减对公办幼儿园的投入。在这样的情形下,公办幼儿园也必须依据办学成本在坚持公益性、普惠性的前提下向入园对象收取一定的费用。但这个费用的标准必须建立在不影响公办幼儿园公益性、普惠性的原则框架之内。那么到底收多少钱才能达到这样的要求?到底公办幼儿园的成本涨到什么样的水平才能兼顾家长和办园双方的利益需求?这些确实不是一道简单的简单题,而应该是一道需要多方求解的现实难题。

  按照相关规定,对于设计公共决策、决策行为关涉大多数公众利益并且可能导致公众利益受到影响的公众决策,事先必须进行科学的公开论证听证。而公办幼儿园收费行为虽然是幼儿园管理范畴的事,但因为管理对象特殊,收费关涉千家万户的利益,所以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必须在制定前进行科学的论证听证。在这里教育部门完全可以结合现实中办园成本状况和市场价格实际,拿出具体的涨价方案并及时提交公众听证论证,并提供科学的涨价依据作证这种涨价标准和涨价范围。当听证结束方案确定,再交由物价部门进行备案确定。

  同时,对于公办幼儿园而言,其独特的国有属性和公益性、普惠性要求,要求其再办园管理中必须科学进行、依法管理,所以公办幼儿园更应该在被赋予收费权的前提下,及时公开各自幼儿园的招生范围、招生标准和招生数量,并严格按照这些公开内容进行招生和管理,及时邀请社会阳光监督,避免“入园费”、“赞助费”、“座位费”等畸形乱收费现象发生,也避免个别家长千方百计挤进园导致滋生新的学前教育不正之风,所以,如何监督和如何引进民意监督进而规范公办幼儿园的办学行为、收费行为等,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话题,并且亟需教育职能部门用制度化的规约手段去规范。

公办幼儿园涨价要“涨得合理”,这通过听证论证和阳光监督等可以达到,但在此基础上,更要发挥民办幼儿园在目前缓解学前教育资源紧张中的重要作用,这不仅需要财政资金在坚持公办民办幼儿园一视同仁的前提下普惠对待,更需要在坚持依法治教、依法规范办园行为的前提下,加强对民办幼儿园办学的监督和管理,确保民办幼儿园收费项目固定化、收费数额降下来、保育质量提上去、人民愿意去就读,这才是保证公办幼儿园“三禁”落到实处并且保证学前教育规划落实的关键。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