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机关幼儿园预算高份额是挑衅民意

作者:朱四倍来源:中国网时间:2013-02-28点击:

10193904_242573_副本.jpg

  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2013年的支出预算将达9574.8万元!广州市各市级部门陆续公开了今年部门预算,记者发现,备受关注的机关幼儿园支出预算并未在即将划归管理的广州市教育局“账本”中出现,而依旧由所属机关作预算。虽然广州市妇联下辖的市妇联福利院幼儿园尚未找到,但相比去年8所机关幼儿园的总支出7540万元,已高出2000多万元。(《南方日报》2月26日)

  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预算支出9500余万,意味着什么?进一步细化可知,9574.8万元,已占广州今年学前教育专项经费3.1亿元的1/3。也就是说,机关幼儿园所得的预算让纳税人惊叹却无法享有,这不能不说是世界上最巧妙的“占有”。

  早在数年前,就有广东省人大代表指出,用省级财政供养幼儿园极为不合理,因为机关幼儿园不属于公共财政范畴,不应该用纳税人的钱让少数人受益。但现在我们看到的事实是这些机关幼儿园不仅没有像其他幼儿园一样回归社会,相反,在公共财政“私享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预算支出占学前教育专项经费的1/3,就是最好的明证。


  地方财政集中投向少数机关幼儿园,等于只有少数“系统内”人员的子女才能享有优质教育资源,也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权力自肥”。针对这种现象,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曾明确回应说,“财政补贴机关幼儿园不公平”,也就是说,公共财政投入机关幼儿园,不对全民开放,而仅仅让权力机关私享,不但造成了公共财政的异化,而且也是在变相制造“权力自肥”的怪胎。


  无论是“财政为何总向机关幼儿园倾斜?N年前已被指不公,N年后为何依然一成不变?”的非议,还是“为什么平民百姓就不能享受自己作为纳税人应该享受的福利,却由靠纳税人养活的那些人行使特权”的愤懑,都足以表明这种做法是在挑战民众的承受力,而在对民众公平感一而再的蹂躏中,扭曲的不仅仅是公共财政本身应具有的品质,更有民众的失望情绪。


  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预算支出占学前教育专项经费的1/3,一是对纳税人权益的侵犯。纳税人向政府交纳了一定税收以后,政府就成为实实在在的大管家,作为主人的纳税人要求政府勤俭持家、节约有效地用好税收是理所当然的事。作为社会集中代表的政府在收取纳税人的税收后,就必须按公意、公益原则,以公共价值作为行为基础,真正把公众的需要放在首位,凡不属于公共需要的开支,都不应由公众纳税来负担。但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预算支出占学前教育专项经费的1/3显然背离了公益的要求,相反,仅仅是围绕一己私利作打算的明证。


  二是对公平的侵袭。推理可知,机关幼儿园的招生对象往往都是机关干部子女,这部分人得到了实惠。作为公务员,工作比较稳定,收入也偏高,如果在子女教育上再给予倾斜,只会造成更多的不公平。不过,当这种做法成为潜规则或者政府部门的下意识行为时,就意味着教育公平乃至整个社会的公平都处于汲汲可危的位置上。


  三是对财政预算公共性的侵蚀。预算的功能之一是满足公共需要,促进经济和社会的和谐发展。同时,公共支出的根本目的是满足公共需求。但是,在广州7所机关幼儿园预算支出占学前教育专项经费的1/3的事实面前,我们只看到了权力者自身的需要,只看到了对社会需要的赤裸裸背离和伤害。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