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国旗下的表白:让爱与真话成为教育自觉

作者:马想斌 来源:半岛都市报时间:2013-04-12点击:

  4月8日早上,西安一所中学正在举行升旗仪式,17岁的高二男生小丁在台上演讲时,突然向一名女生表白:“我就是喜欢她,要对她的未来负责……”全场肃静一分钟后,掌声雷动。校方表示,会适度处理,但不会很严重,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和压力。(4月10日《华商报》)

  很多人赞扬这名男孩,他有勇气表达自己的情感;也有很多人说,情感虽然真挚,但方式和场合不恰当。当地媒体《华商报》在头版报道这件事情时使用了这样一个标题:孩子,这没什么大不了。

  是的,青春期的感情总是这么懵懂甚至还有点冲动,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尽管在很多人看来场合不对,但面对国旗说出“我爱你”,这该是多么真情与伟大的表白。幸好,学校事后给孩子以宽容,让这名男孩、让整个社会通过此事意识到,教育就应该成就最本质的人性,让学生学会如何去爱,而不是压制学生表达爱。

  小丁的这种轰轰烈烈的表白,击中了所有人的青春期,让很多人蓦然重回青春时光,再次触碰与回忆那些年错过的、遗憾的、辜负的种种美好,当然也包括爱情。追求爱情,就像追求美、追求光明以及追求真理一样,根本上是人的天性,没有任何可指摘的地方。17岁的小丁只不过有些莽撞和孩子气,但如果我们可以原谅当初自己的莽撞和孩子气,就没有理由过于责备今天的他。

  去年此时,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一位名叫江成博的高二学生,同样在国旗下例行演讲时,更改了老师预先准备的演讲稿,换成了抨击高考制度等内容,事后,该校领导表示,学校认为这名同学的演讲“言论不当,用词过激”,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

  国旗之下,为何就不能说出对现实的批判,而只能表达宏大叙事下的感恩?国旗之下,为何就不能追求个体爱的自由,而只能表达对集体主义的崇尚?无论是国旗之下表白的男孩,还是国旗之下抨击教育制度的男孩,从他们换稿的勇气和慷慨陈词的身影中,我们多少还是看到了一百多年前梁启超《少年中国说》的样子。尽管百年前“少年中国说”更多是一种道德意义上的精神圣餐,但如今其现实意义仍旧振聋发聩:孩子是国之未来,今天给予孩子什么,将来孩子就会还给这个社会什么;今天给予孩子多少,将来孩子就会还给这个社会多少;今天以何种文明状态教育孩子,将来孩子就以何种文明状态矗立于世。

  但国旗之下表白与抨击高考制度所拥有的一个雷同细节说明,当下的教育现实与我们希冀的教育并不相符。两所不同地方的学校,两个同样有勇气的男孩,都遭逢演讲前老师提前修改把关讲话稿。学校自认为这是出于对学生的“爱护”,可“爱护”学生竟然必须以限制表达自由为代价。这是一个何等荒诞离奇的逻辑?国旗之下的表白与演讲,让我们反思说真话与表达真爱的自由何以如此稀缺?那一片净土的校园里,人无自由不成其为人,教育无自由不成其为教育。今日若不能给孩子们一个说真话的机会和环境,不能给孩子们一个表达爱的空间和追求精神自由的氛围,明日如何叫他们还社会一个有尊严的未来?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