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呼吁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

作者:陈小平来源:人民政协报时间:2013-08-01点击:

11.jpg  

    解决学前教育发展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最为迫切和必要的是重新审视我国学前教育法规及其实施经验,提高学前教育立法的层次,从国家层面颁布《学前教育法》。

  学前教育不仅能促进个体全面健康发展,还能有效地提高教育的整体效益和家庭生活的质量。可以说,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关系我国亿万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切身利益、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未来的重要社会公益事业。

  进入“十二五”以来,各级党委、政府认真贯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我国学前教育事业有了新的长足的发展。截至2011年底,全国共有幼儿园16.68万所,比上年增加1.63万所,幼儿园园长和教师共149.60万人,比上年增加19.07万人。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62.3%,比上年提高5.7个百分点。我国正在积极构建一个以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新格局。

  但纵观全国学前教育,矛盾问题仍然十分突出。从2011年的学前教育统计数据来看,我国三分之一多(约2000万人)的适龄儿童未能进入各级各类学前教育机构接受教育,学前教育总体上仍然滞后于社会经济和教育事业发展的需要,特别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学前教育需求和相对落后的学前教育这对基本矛盾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一些地方“入园难、入园贵”成为群众反映最强烈的教育问题之一。学前教育已成为我国各级各类教育中最薄弱的环节,社会各方面反映强烈,群众意见很大。从落实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办好学前教育”和构建和谐社会这一目标出发,我们必须保证学前教育事业能够得到健康有序的发展,能够让更多的孩子接受良好的学前教育。

  要解决学前教育发展中存在的矛盾和问题,促进学前教育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学前教育立法迫在眉睫。原国家教委颁布的《幼儿园管理条例》、《幼儿园工作规程》等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分别颁布于1989年和1996年(修订),但立法层面较低。其最高层次仅处于教育法律体系中的第四个层次,和《义务教育法》、《高等教育法》、《职业教育法》均存在一定差距。这样的学前教育立法格局对提高全社会对学前教育事业的真正重视,有效地协调学前教育发展与社会各方面的法律关系以及规范各主体的行为都是十分不利的。由于缺乏有力的、全国性的学前教育法律的规范,不少地方在学前教育领导体制、管理体制、办园体制、经费投入、教师待遇和办园条件改善等方面,存在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严重制约了学前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

  因此,当下最为迫切和必要的是要重新审视我国学前教育法规及其实施经验,提高学前教育立法的层次,从国家层面颁布《学前教育法》。通过这一法律的层面来切实解决各地学前教育发展实际工作中存在的学前教育法律地位不明确、管理体制和投入体制不顺、政府责任不清、难以建立健康的学前教育管理秩序等问题。

  近年来,杭州、广州、青岛、北京、南京、深圳、福州、合肥、沈阳、太原、上海等地先后制定、实施了《学前教育管理(促进)条例》、《学前教育管理办法》等地方性法规,有力地促进了当地学前教育事业的快速发展。如杭州市委、市政府于2010年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学前教育均衡优质发展的若干意见》等“1+4”政策文件,市人大在此基础上于2011年通过并经省人大批准颁布实施了《杭州市学前教育促进条例》,基本解决了杭州市学前教育发展过程中“发展不平衡、体制不明确、待遇不落实、投入不到位”等难题,初步建立了学前教育的政策保障体系、规划建设体系、经费投入体系和师资建设体系,学前教育的发展环境得到较大改善,学前教育的相关资源得以快速增加,学前教育的教学质量有了明显提升,学前教育的均衡优质发展得到了进一步推进,使杭州市的学前教育工作走在了浙江省乃至全国的前列。这些地方性政策法规的出台和实施为国家学前教育立法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国际上,学前教育的立法经验为我国学前教育立法也提供了有价值的基础和依据。美国是十分重视学前教育立法的国家。1979年通过了《儿童保育法》。为了达成“所有幼儿都能进入幼儿园”的国家教育目标,在大力扶持公立幼儿园的同时,通过立法明确了私立幼儿园的地位。如1990年的《儿童早期教育法》和《儿童保育和发展固定拨款法》,以及1994年成为正式法律的《美国2000年教育目标》,把私立幼儿园纳入了国家的教育管理体制,给予私立幼儿园与公立幼儿园同等法律地位。英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印度、朝鲜以及中国的台湾地区也都在20世纪70-80年代就制定了专门的学前教育法律。可以说,为学前教育立法以保障其健康发展已成为一种国际性趋势。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 浙江省政协副主席陈小平)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