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2015中国学前教育年会专家精彩观点抢先看

作者: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时间:2015-07-13点击:

  2015中国学前教育年会即将拉开序幕,届时学前教育领域专家将为我们带来丰富多元的教育理念与教育实践模式。为更好地服务广大读者,本报事先采集了部分年会专家的精彩观点,呈现最新学前教育观念动向,让大家提前感受教育年会的热烈氛围。——编者

  寻找适宜本土儿童发展的语言教育之路

  周兢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教授,该校国际儿童发展与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学前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观点摘要】

  在学习贯彻、实施《指南》的过程中,我国幼儿教育工作者理解了语言发展对于幼儿全面发展的重要价值,逐渐明确了《指南》有关幼儿语言发展的目标要求,开始思索如何掌握幼儿语言学习与发展的特点和规律,不断寻求我国幼儿园语言教育质量提升与发展问题的解决方案。寻找适宜本土儿童发展的语言教育之路,成为当前我国幼儿园语言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命题。

  第一,中国文化情境下的幼儿园语言教育,需要在关注集体教育活动的同时,关注幼儿一日生活中的语言教育,创设无所不在的语言教育机会。如何处理集体语言教育活动与幼儿一日生活中语言教育的关系,如何安排与集体语言教育活动关联的区域语言学习,如何在一日生活不同环节渗透语言教育目标要求,是当前我国幼儿园语言教育需要解决的大问题。

  第二,当前我国幼儿园语言教育,需要更好地关注高质量的语言输入与多样性的语言运用机会,提高幼儿语言交往及全面发展的水平。在这个问题上,幼儿教育工作者需要把握儿童语言学习与发展的核心经验,形成有关儿童语言教育内容的框架性认识,创设适合本土儿童语言学习的支持性环境。

  第三,关注语言教育过程的师幼互动质量,提升幼儿园语言教育的有效性。已有研究发现,幼儿园语言教育活动的师幼互动水平不高,尤其是区域学习过程中师幼互动的质量令人担忧。因而,我们必须认识到,语言教育过程中的师幼互动水平直接影响着幼儿园语言教育的质量。教师的提问水平、反馈水平和语言示范水平,是决定幼儿园语言教育质量的三个关键问题,也是幼儿园整体教育水平提升的核心要素。

  我们离有质量地普及学前教育还有多远?

  陈学锋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中国办事处教育专家,主要负责与中国政府相关部门在儿童早期发展与教育方面的合作项目

  【观点摘要】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对儿童早期发展进行投资,提高儿童生活质量与学习能力,不仅对儿童个体,而且能为社会带来广泛的益处。不过,以上所有益处,都有赖于“质量”。如果项目质量较低,那么非但不能为儿童发展带来正面影响,反而会造成长期的负面效应。

  过去的四年间中国学前教育发展最为快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但是需要清醒地看到,质量是决定我们能否让儿童真正受益的关键。通过经合组织等国际经验来反观中国快速普及学前教育的道路,距离质量的理想之路还有多远。

  设定明确的质量目标与最低标准,有助于巩固政治意愿,优先调配资源;促进更完善的政府领导;为服务提供者提供指导、为实践者指明方向、使家长更为了解情况。保证更好的儿童发展的条件,支持私有部门透明化的管理调节,为提供者创造人人公平的机会,并帮助父母知情选择。我国目前制订的一系列政策法规如“国十条”,《幼儿园工作规程》等等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但是可以看到各地方在执行过程中情况多样,最终要靠立法才能实现可持续的机制和保障。

  课程或学习目标可以确保不同背景下的早期教育质量均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都已开始为儿童制定从婴幼儿时期直至十八岁发展连续性的框架。我国已经有的《幼儿教育指导纲要(试行)》和《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是这方面的质量规范,正在积极地将教师的注意力从仅仅关注教学的过程进步到能够关注儿童的学习过程,这是进一步提高学习有效性的必要的一步。进一步需要与0-3岁儿童的发展以及中小学的学习标准相连接。

  工作人员的良好资质与儿童良好发展密切相关。针对性较强的员工教育和培训,能够直接促成早期教育与保育环境稳定地、敏锐地、启迪性地互动。在此方面,中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支持教师的政策,包括幼儿园教师培训项目(国培与地方培训)等,以及最近开始的乡村教师支持计划等,但是目前教师的数量、质量和待遇都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已经制定的幼儿园教师和园长的专业标准,在过去的四年中已经培训了上百万的教师,但是目前培训的质量参差不齐,相关教育部门正在研发幼儿教师培训课程标准等,力图解决这些问题。

  父母与社区应该被视为“伙伴”。家庭是儿童发展中最重要的共同建构者。社区参与作为“社会网络”,为存在各种困难的家庭减轻压力,提高社会凝聚力。尽管中国相关部门在这方面作出了努力,包括连续四年举办学前教育宣传月,通过媒体和幼儿园发动家长积极参与,但是由于涉及多个部门,同时受到各种社会环境因素的影响,需要找到更积极的办法,以期为儿童创造一个一致性的、保护性的成长环境。

  数据与监测可以用来验证事实、分析趋势、辨明证据,确认儿童是否平等享有了优质的保育与教育服务并从中受益。中国也正在通过加强统计,加强质量评估,通过系统内的改进和外部督导来实现监测评估的效能。需要集中致力于将研究工作与政策、实践紧密联系,并向国际社会传播研究发现与成果。

  革新师幼互动 发展幼儿社会性

  刘晶波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重点学科“学前教育学”博士学位点负责人、“儿童社会性发展与道德教育”方向学术带头人;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幼儿园课程专委会“儿童社会性发展与教育中心”主任;世界学前教育组织(OMEP)第七届委员会中国分会副秘书长。

  【观点摘要】

  儿童社会性发展是与儿童生物性发展并行的领域,其涵盖范围遍布于儿童生活的各个场景与环节,因而针对幼儿社会性的教育不能只囿于社会领域。

  儿童的社会性发展的影响因素为数众多,最为关键的是与成人间的互动往来。因而革新师幼互动行为入手是进行高质量儿童社会教育的关键。

  革新师幼互动行为的方式林林总总,最为有效且最为关键的是提升幼儿教师自身的社会性发展水平。

  国内外关于幼儿教师的社会性发展的理论与实践都相对缺乏。综合个人研究,我们需要从以下路径着手探究、创新:理论层面,在宏观上着眼于人类个体社会性终生发展的视野,在微观上需要关注对幼儿教师的职业生涯发展规划的梳理与职业心理的探究;实践层面,在宏观上着眼于以幼儿教师的人际生态建设,在微观上应聚焦于幼儿教师的日常工作中的情感劳动、群体归属、自我整合等方面的实际策略。

  当研究视角得以转变之后,有关支持幼儿教师社会性发展的可能性策略会呈几何级数增长,我们需要在这一实践过程中保持冷静,杜绝盲从跟风、杜绝伪创新;我们需要勿忘初心、大胆求证、谨慎推进。

  走出盲目学习国外学前教育模式的“怪圈”

  霍力岩 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世界学前教育组织中国委员会委员、亚太地区幼儿教育组织指导委员会委员,日本鸣门教育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教育学会理事、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观点摘要】

  新中国成以来,我国学前教育历经两次大规模的向国外学习浪潮,分别是向苏联学习直接教学的集体主义教育模式,向欧美学习活动教学的自由主义教育模式,学前教育改革与发展之路是曲折前行和渐进发展的有机统一。在今天这个新的历史起点上,我国学前教育应该尽快形成具有原创意义、时代特征和民族特色的学前教育理论体系和实践模式,走出一条全球化时代中国学前教育发展的民族化道路。

  如果对新中国成立60余年来我们向国外学习的两次浪潮进行一些客观的思考,我们就会发现,学前教育理论体系和实践模式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与时代特征和民族特色密切相关。如果对改革开放30年来我们向西方学习浪潮进行一些客观思考,我们也会发现,我国学前教育工作者学习和借鉴多种西方学前教育模式波浪起伏,既说明了我们对优质学前教育模式的渴望与追求,也说明了我们对自己没有优质学前教育模式的悲哀和无奈,更说明了我们在学习和借鉴一些外国学前教育模式时,因缺乏对这些学前教育模式之时代烙印和民族特色的深刻理解,在对这些模式的推崇中陷入了漏读、误读、误解和误用的“怪圈”,在我们自以为是的情况下有意或无意地走入了误区。

  尽快形成具有原创意义、带有时代烙印和民族特色的学前教育理论体系和实践模式,尽快形成具有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成果的学前教育话语体系和行为体系,这不仅应该是中国学前教育工作者在新的历史时期的理性选择,而且应该成为我们在新的起跑点上始于足下的现实行动。

  在今天这个政治多元化、经济全球化的时代,我们应该理性地、扎扎实实地转变学前教育观念,建构自己的学前教育模式的现实行动:以开发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学前教育理论体系和实践模式为己任,践履“全球化时代之本土化行动”的学前教育思想创新、制度创新、模式创新和方法创新,建设科学发展观引领下的学前教育科学发展试验区和先行地,承担起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的学前教育理论体系和实践模式先行先试的探路使命。

  农村幼教体现“美丽乡村”的文化本源

  尹坚勤 江苏省教育科学研究院幼教与特教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长期从事幼师教学与教师培训工作,主要研究幼儿教师专业发展;学前教育管理与政策;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

  【观点摘要】

  在农村,儿童的生活经验浸润着特定的传统历史文化习俗。大自然在养护孩子的“真善美”及“智慧和灵性”等方面有着社会所无法比拟和替代的作用:大自然是孩子最好的游戏场所。遵从农村自然环境,扎根于乡土文化的土壤,让孩子们充分体验和感受现代文化和地方传统文化的真谛,让孩子们在自然环境中释放本真、尽情游戏、健康发展、快乐成长!为社会弱势群体儿童提供在家门口的、有质量的受教育机会,正是农村学前教育之本义的充分体现,也是“美丽乡村”的文化本源。

  针对农村儿童生活中自然缺失、传统文化荡然全无、教师和幼儿家长生态教育观念淡漠、幼儿园课程自然资源缺失和开发忽略等现象,注重从乡土文化背景中汲取素材和灵感,更加适应农村儿童天然的生活方式和形态,引导教育回归幼教本真,回归儿童本色,增添童趣、童心,使得乡村儿童更健康、快乐,让位于田野环抱的农村幼儿园的课程充满乡土味又不失现代气息,散发出诱人的乡土自然魅力。

  农村乡土教育资源丰厚,整合运用丰厚的自然资源和乡土文化资源的教育具有重要的意义。针对农村幼儿园过度城市化、小学化的教学倾向,从农村幼儿的发展需要出发,开发利用农村教育资源而形成园本化的乡土课程。支持幼儿追随新农村、新生活,习得新农经,分享农文化,成为快乐、勤劳和智慧的小农人,传承传统小农人快乐与勤劳本色,更赋予现代化小农人的智慧特质。

  儿童、教师、家长、农村社区人员与村民,共同成为课程的实施主体。这是一群行走在田野上的课程践行者,是奔走在农村街道社区与村落里的和谐家园共同体的家长们。他们是课程的实施者,也是共同的受益者。形成家园社区通力合作的开放式、立体教育途径,课程活动渗透在家庭和社区村落之中,课程内容播撒在田野之中。体现“美丽乡村”之生态观,展示农村幼儿园的拓展性的文化传播、文明建设与宣传功能。

  自然与生活的关系,要体现“自然立场”(哲学取向)、“儿童立场”(教育取向)与“生活立场”(课程取向)。课程实施追随真实的自然环境,更尊重孩子生命个体的自然天性。让孩子们自由自在地玩泥巴、玩水、玩石头、玩树叶……在观察豆腐、米糕、过端午节的过程中,感受着这些自然材料与人文民俗的魅力和特点,感受着自己的探索以及与之产生的关系,体验着春夏秋冬的自然变幻给予人们生活的不同影响。

  农村幼儿园教师是一支特殊的教师弱势群体,支持他们积极向上、不甘清贫的专业态度,鼓励教师在课程研究与实践过程中成为一个个内心畅快、思想灵动、幸福满满的精神富翁。在课程实践探索活动中书写和幼儿与家长牵手成长的课程故事,关键在于激发教师自主实践的信心,增强教师职业幸福感。幼儿园是一个教育场域,所有参与的人共同成长,儿童能够从中获得永不衰竭的智慧和力量。

  《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12日第3版

分享到: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