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幼有所育:学前教育须“质”“量”双升

作者:来源:大众日报时间:2018-11-05点击: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不久前,济南市相关实施意见的出台,明确到2020年,全市3至5岁儿童入园率达到95.5%以上,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促公平、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针对上述工作,济南市相关部门展开调研,市政协组织新一期专题“商量”,业内专家、政协委员以及市民群众进一步提出建议,认为破解入园难,实现幼有所育,须全面确保“质”“量”双提升。

  多元化发展 破解入园难

  “近年来,二孩政策的实施、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城市的增容提速,使得现有幼儿园数量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市民子女入园需求,幼儿园分布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依然存在,入园难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这是不少参与调研的群众代表、业内专家的一致看法。

  “现在公办园太少。老小区有公办园,但是孩子增多上不了;新小区没有公办园,当初建设就没考虑教育配套问题。民办园教学水平又参差不齐,满足不了家长的需求。”家长代表台佳说。

  “幼儿园的规划非常重要,除了要合理,还得长远。”政协委员王延安表示,以成都为例,当地关于对基础教育和学前教育的规划,是从2017年一直规划到2035年至少提前规划了18年的时间,这样的规划才更有效、更有前瞻性。“此外,要从根本上解决入园难的问题,除了对公立园的数量增加以外,还可以采用多元化发展的道路,调动一切力量,大力扶持民办幼儿园。同时,还可以根据不同层次人的需求,在CBD、在国际医学中心等地引进一些国际化幼儿园,以满足不同层次人的需求,让济南这座城更具现代化、国际化。”

  “从2012年至2017年,经过两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济南市已投入了30多亿元,新建改扩建575处幼儿园,新增学位10余万个,但是对标济南要建设“大强美富通”的现代化国际都市要求,对标济南市民越来越高的期望值,我们还需要作出更多的努力。”济南市教育局副局长任泽焕表示,目前该市出台了一系列刚性文件,都非常具有针对性。

  今年济南市政府把幼儿园建设与管理问题作为18件为民办实事之一,市政协围绕幼儿园相关问题展开走访调研。记者了解到,目前济南市已明确,到2020年,全市新建、改扩建幼儿园215处,新增1660个班,新增学位49800个;提高城镇居住区配套幼儿园配建标准,每3000至5000人口的居住区设置一所6班以上的幼儿园,规模不足3000人口的居住区,规划部门合理规划幼儿园配建项目;国土资源、规划、城乡建设、教育部门应确保由开发企业代建的学前教育设施同步供地、同步设计、同步报批、同步建设、同步验收。济南市还将按照“一园一案”的原则,全面排查城镇居住区配套幼儿园情况,对规划不足、应建未建、未按规定建设或移交、未办成公办幼儿园或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于2020年底前全部整改到位。

  稳定教师队伍 提升教师素质

  环境好、设施安全、教学规范、价格合理……采访中,谈及什么是好的幼儿园,每个家长都能列出不少标准,而“师资力量”则是他们共同关心的内容。

  “好的幼儿园的工作主力点应该在孩子身上,以孩子的发展为目标来建构一个儿童成长的乐园。一个好的幼儿园,应该有一支充满爱心、能够读懂儿童的专业的教师队伍。”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委会理事张小永说。

  “过于频繁地换老师肯定会影响到孩子对班级常规的熟悉,其实也影响到学习内容的衔接。要改变这样的一种状况,我们就需要关注教师队伍的稳定和提升教师的基本素质。” 张小永认为。

  任泽焕也坦言,幼儿教师短缺和招聘难的问题依旧存在。“济南市新近出台的措施明确了生均公共经费补贴政策,着重加大了对老师待遇的问题,对公办园每生每年补助810元,对民办普惠园,每生每年奖补1000块钱。”

  此外,济南市还将进一步健全幼儿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在职称评审中,对幼儿教师实行单独分组评审,并按规定为镇(街道)的农村公办幼儿园正式工作人员落实镇(街道)工作补贴政策,要求用人单位依法保障公办幼儿园未纳入正式职工管理人员和农村集体办、企业办、民办幼儿园教师工资发放,其平均工资不得低于本地区城镇职工平均工资水平,并按规定参加社会保险,足额交纳“五险一金”。

  在提升教师专业素养方面,济南市将严格教师准入制度,新聘幼儿园教师必须具备教师资格,在岗无证教师限期取得教师资格证,到2020年,基本实现幼儿教师全员持证上岗,专科及以上幼儿教师比例要达到80%以上。各区县设立名师、名园长工作室,每年至少组织一次面向本区域的培训活动,组建以县级实验幼儿园和镇(街道)中心幼儿园为核心的幼儿教师培训实践基地,各区县还要将民办幼儿园教师纳入远程教育培训,各级各类幼儿园要创造条件,确保幼儿教师参与全员培训。落实公费师范生乡村幼儿教师培养计划,充实镇(街道)中心幼儿园师资。

  引导规范幼小衔接教育

  让幼儿更好地成长,营造有爱的环境,这需要家庭和幼儿园共同来努力。

  “所谓家园共育,实质上是在教育活动中,把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产生最重要作用的家庭和幼儿园联合起来,形成合力,相互帮助、相互支持,共同努力,来促进孩子的发展。”张小永解释。

  “在这个过程中,要发挥家长的主动性,让家长真正的参与到幼儿园的教育当中来,还应发挥我们主管部门和社区的作用,通过在线的家长平台,对家长进行指导。在社区中兴办幼儿教育家庭指导中心,兴办家长学校。”王延安认为。

  而孩子是否要上幼小衔接班,这是幼儿家长们的普遍焦虑。

  有教育专家表示:“有的孩子上了幼小衔接班,已经把一年级的知识学完了,但是每天作业写到很晚,因为幼小衔接班的讲法和一年级老师讲法不一样,孩子要重新学一遍,那不是更焦虑吗?家长的焦虑对幼儿园教育小学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蚕食着孩子快乐的童年。”

  张小永也认为,幼小衔接的目标是小学适应,是与小学衔接,而不是直接跨入小学。“在孩子该玩的阶段让他学习,这样就打乱了他的认知规律。让幼儿园的孩子做小学生的事情,就会使孩子获得一种无能感,对学习产生挫败感、无能感,这样会导致他们厌学。”

  “校外培训机构也在诱发家长的焦虑,相关部门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幼小衔接内容,应加以引导和规范。”有政协委员建议。

  “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小学一年级零起点教育落实的力度。引导家长正确认识幼儿的成长和认知规律。对幼小衔接、培训机构的管理力度,对违背幼儿教育规律的行为或者是宣传坚决整治。”任泽焕表示。

分享到:
共有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